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机动战队恶之花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机甲世界杯的举行,对于本就繁华的不列颠帝都,又增入一股外来的活力。

世界各地的机甲爱好者,无不本着朝圣的心态,前来不列颠帝国观赏由一衆世界

最好的机甲组织们上演的饕餮盛宴。传闻在末日前旧世代,有一运动叫做足球,

唯有此运动才能掀起世界範围的竞技热潮,可惜这运动早已失传已久,可能爲了

填补人们心中对于竞技热爱的空缺,如今的人们把爱倾注于机甲之上。这也难怪

世界上不管哪裏的男女老少都会爲这本是战争机器的机甲産生狂热了。

  不少外来军事势力借比赛之名涌入了不列颠,虽然世界杯期间本着竞技精神

禁止一切政治行爲,但各方势力因爲私仇産生私下械斗却是屡见不鲜。

  这不,在帝都中心繁华的广场,一位看起来就兇神恶煞的男人将一位看似弱

不禁风的绿发少女堵住。

  「混账东西!你居然敢说我的发型像野猪?你有种再说一次!」绿发少女却

自顾自的用歌剧的形式配合夸张的肢体动作,将男人的造型嘲讽了一通。惹得旁

观者一顿哄笑。

  那佣兵哪能受如此委屈,也顾不得对手是一位娇弱的少女了,举起拳头就打。

  不料铁钵大的拳头,却被一只纤细的玉手轻易的架住。

  「我的朋友出言不逊我会赔礼道歉的,但是打女人是不是太过分的呢?」暴

怒的佣兵正想把劝架者也一起揍一顿,然而,看到劝架者的那一刻,他生生把挥

舞到一半的拳头生生的停住。

  即使是最粗俗的佣兵,也不愿用拳头破坏眼前如同艺术品般的娇顔。

  在围观者们惊豔的目光中,一位美的不似常人的金发少女,翩然而至,看着

衆人一阵恍目。只见一张绝世,不食人间烟火但又冷冰冰的面容出现在衆人的的

眼裏,肤若凝脂,眸若秋水,琼鼻挺翘,红唇润泽,贝齿如玉。眼前的少女倾城

倾国之色如梦似幻,美的让人窒息。举手投足间,更是尽显优雅脱俗之态,明明

是一幅清冷的容貌,却难掩骨子裏那抹绝豔。面无表情,神色冷淡。嘴角微翘,

双眼微闭。眸如星,眉似画。她身上一切的装扮都是那样奢华精緻华贵,却让人

感觉不出半点多余和累赘。仿佛她本来就应该穿成这样,这就是她所应该的装扮。

  在刀口上舔血,连死都不怕的佣兵,在眼前的少女面前,却破天荒的感到一

股压力。连呼吸都轻了许多,生怕自己的呼吸会吹散眼前如梦似幻的女孩。

  一旁的绿发少女似乎见惯了男人被自己好友的绝代姿容所惑的画面,悄悄渡

步至佣兵身后,用力的一推。

  「啊…」随着一声动人的娇吟,金发少女被失去平衡的佣兵撞到在地。

  佣兵再极近的距离下,他终于能如此细緻的观察眼前的女孩,只见她面如皓

月,眼如深潭,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凝脂雪肤也似毫无瑕疵,连毛孔的观察不到,

映射着淡淡萤光。让人不禁会佩服造物主的神奇,要造就这样一个美女不知要耗

费他守墓人家多少心血。特别是温香暖玉入怀,好闻的香水味,让他一阵恍目。

  「你……你……」眼前的少女,白皙的肌肤染上嫣红,如宝石般明媚的双瞳

被水雾掩盖。

  「你竟然侮辱一位帝国的骑士……」

  随着佣兵凄惨的哀嚎声,他被愤怒的女骑士狠狠的修理了一顿。此时围攻群

衆才发现眼前的女孩可不仅仅只是一个花瓶,她的武技似乎年纪轻轻也达到了顶

级骑士水準。

  围观者裏有消息灵通者似已猜出少女的身份。如此风华绝代的美貌,明显受

过多年贵族教育的高雅气质,以及这强大的武技,还有那如同黄金版璀璨的秀发。

整个帝国除了维多利亚女王殿下,也就只有帝国第一贵族威灵顿公爵的独女,

「黄金姬」伊迪丝了。

  「菲乐,看你干的好事。不仅害我莫名其妙和人打了一架,还弄丢了贝瑟妮。」

伊迪丝此次爲了挚友贝瑟妮的公事,也顺便爲了看看机甲世界杯,和菲乐陪贝瑟

妮一起来到帝都。

  贝瑟妮是帝国北美行省总督的独女,和从小受父亲溺爱的伊迪丝不同,她从

小作爲继承人受到父亲严苛的教育。懂事且聪慧的她,一直作爲父亲的幕僚爲其

分忧。在父亲身体不断恶化的现在,年纪轻轻贝瑟妮就作爲代理人一直代表她的

父亲周旋于各大势力的老狐狸之间。因爲双方父亲的关系,伊迪丝从小就和贝瑟

妮是青梅竹马的闺蜜。从小喜欢舞刀弄剑,对动脑子的事敬谢不敏的她,对于聪

慧无比,一直爲梦想不断奔走的贝瑟妮,有一股崇拜的情愫。作爲一位浸淫于古

老的骑士诗歌和史诗中长大的古典骑士姬,伊迪丝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和伟大骑士

们一样,有个英明的贤君能值得自己用生命去效忠辅佐。贝瑟妮在她的眼中,不

知不觉就扮演了这个角色。

  然而现在她却把「贤君」给弄丢了,从小在北美长大的贝瑟妮,对于不列颠

本土不是很熟。特别是帝都是世界最大都市,会走失很正常。加上世界杯期间各

种三教九流涌入,如果不幸遇害,那可真不知道要怎麽和贝瑟妮的父亲交代了。

  夜晚,蒙蒙细雨。

  在帝国最豪华的酒店裏,菲乐如同进入糖果屋般的小孩般上蹦下跳。伊迪丝

却连吐槽菲乐注意淑女的仪态的心都没了。望着窗口的雨景,不安的思绪笼罩心

间。

  这麽久贝瑟妮还没有回来,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菲乐你看好房间,我出去一下。」拾起骑士剑,伊迪丝无视了正在对着高

级美食大快朵颐的菲乐,走出酒店步入了雨雾之中。

  贝瑟妮沈睡中醒来。

  虽然自己极度小心谨慎,但是在和歌德宰相谈判结束后还是因爲成功的谈判

导緻一时失去了警惕。在一个无人的拐角被白布蒙脸之后她陷入了昏迷,醒来之

时却发现自己受困于一间破落的房间之内。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身上值钱的东西早已被搜刮而去,自己更是衣冠不

整。乳头,脖颈,双腿上残留有男人口水的汙渍,自己的口内更是有股唾液的恶

臭。好在自己的内裤似乎没有被动过,这群绑匪似乎要拿自己作人质将自己的贞

操作爲了筹码,这让贝瑟妮心裏稍安。只是不知绑匪的目的,如果只是爲财那好

说,但是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树了多少敌,如果是父亲的敌人干的那就不太妙了。

  支撑着虚浮的身体爬起,她检查了一下房间。似乎是间水房,房内只有一个

水阀。整个房间只有一个通风口在天花闆上,没有任何可以踏脚的东西根本不可

能爬得上去,这让贝瑟妮感到一阵绝望。

  嗞啦……

  铁门突然被打开,只见两名男人走入,吓得贝瑟妮缩往墙角。

  「我亲爱的大小姐,这个房间还舒服吧,哈哈哈哈。」「老大,不如我们…

…」看着贝瑟妮衣冠不整惊恐万分的样子,绑匪小弟下体支起了帐篷。

  「不可,上面的人没放话,你们谁也不準碰她一根指头,不然出了事情你们

通通要被剁了喂狗!也急不了几天嘛,等到上面今天谈妥了,撕票令一下来,这

小娘们还不是随便我们怎麽玩?」可怖的话语听得贝瑟妮一阵晕眩,难道她只有

不到一天可活?不要,不要啊!!

  「吶,晾你晕了这麽久没吃东西,慈悲的我就捎点食物给你咯。」男人甩给

贝瑟妮一个饭盒,贝瑟妮打开一看却是男人吃剩的剩饭,沾满了男人的口水,看

着她一阵恶心。

  然而她也顾不得许多了,如果有机会逃生,饿着肚子可跑不动,梨花带雨的

开始嚼着剩饭。看着眼前的大小姐,娇豔的檀口却在吞咽着自己吃剩的食物,绑

匪们不禁大笑嘲弄起来。

  很快,带头的男人离开了,留下小弟在外面看门。

  砰砰砰,小弟听得敲门声。

  「什麽事啊大小姐。」「我好饿……刚才的剩饭根本不够吃。能不能再给我

点?」「你可真是搞笑哦,都要死了还想着吃吃吃?」「我是帝国的贵族淑女,

请让我死的体面点,我不希望自己淩乱的遗体有辱父亲的声誉。」绑匪感到一阵

可笑,裏面的娇娇大小姐怕是不知道自己死前要被他玩多少发至死,留个全尸就

算不错了。

  「还有我身体也髒了,能不能帮我开一下水阀我洗一下澡?」「我可不是你

的管家,你还是收起大小姐性子吧。」「唔……我身上的财物,你搜走多少?」

贝瑟妮一句话,却把绑匪给问噎了。说到这个就来气,老大卷走了所有的财物,

就给他留个零头,太不讲义气了!

  「你老大没给你分多少是吧?其实我和其他帝国淑女不同,自己开了个商城,

经济上是独立的。反正这笔钱我也带不进棺材,只要你开下水阀,替我买食物,

随便帮我买买我的灵衣,我就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小金库的藏匿地点告诉你怎麽

样?」作爲一个佣兵,他也是曾经关顾过贝瑟妮的军火商城,这位小老闆的小金

库?那他下半辈子岂不是不用再刀口舔血吃喝不愁了?这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

  他打开了铁门,望向了之内的少女。

  「此话当真?」

     「我还知道你们撕票前要对我干什麽」贝瑟妮脸色一红。

  「请轻一点,这是我死前最后的请求了。」佣兵仿佛心裏最柔软的位置被狠

狠击中,将贝瑟妮拥入怀,大口在如蔷薇般娇豔的面容上舔舐着,留下一道又一

道的水渍。

  要带她走吗……可恶,上面的人神通广大,怕是当不成几天亡命鸳鸯就要被

追杀上门了。还是问出小金库位置直接洗手不干算了。

  贝瑟妮轻轻推了推佣兵,提醒他时间不多。

  佣兵打开了水阀,之后贝瑟妮听得他的摩托车的轰鸣声,长舒了一口气。

  她总算支开了所有人,看着全开的水阀涌出的水逐渐没过了小腿,贝瑟妮擡

头望向了通风孔。那是她最后的希望。

  佣兵小弟回来了,却在门口迎头撞上了他的老大。

  靠,他怎麽这麽快就谈妥了?

  「你他妈去哪了!不是说好了哪都不準去就留在这裏看门,出了事我们两个

都要掉脑袋!罢了罢了!行省总督那货甯可绝后也不肯合作,那倒是便宜了我们

了,撕票撕票!!」然而走入门内,却听到汹涌的水声,听得老大脸色大变。

  打开铁门,被之内喷射而出的水流沖出十几米远。

  两人连滚带爬爬进水房内,也只看到被打开的通风孔,在无情嘲讽这两人。

  「坏了…坏了……这下全完了。」老大的经验丰富,在如此打击之下还是冷

静了下来,再观察一下,发现通风道上的爬行的水渍还没有干透,说明贝瑟妮刚

刚逃走,还逃的不远。

  「追!」

  贝瑟妮慌不择路的在墓园裏奔跑着,帝都城市的高楼远在天际,她似乎是被

带到了帝都偏僻的郊外贫民窟裏来了。

                隆隆隆

  坏了,他们追上来了…这附近通往帝都的路就这一条,他们必然会朝着这条

路追!在死人的底盘,她这个唯一的活人真的是太显眼了。

  贝瑟妮顾不得其他,沖向了附近唯一的棚房。

  「救命!!有没有人啊!!开开门!!救救我!!」破烂的木门却经不起大

力敲砸,竟被贝瑟妮敲开,只见一门枪口对着了她。

  「啊啊啊啊啊!!别杀我!!」她抱着头,瘫坐在了地上。

  眼前的守墓人瞄着她许久,终于放下手中的枪,伸出了手扶了她起来。

  贝瑟妮吃过各地的美食,但没有一道比得上劫后余生且饑肠辘辘时这几盒罐

头更美味的了,她顾不得淑女的仪态大口大口的嚼着。她已经借用老爷爷的电话

打给了伊迪丝让她来接自己,一切都安全了!

  「对不起吓到你了小姑娘,午夜的墓园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来敲门,换谁都

会拿猎枪对着你。」「没关系谢谢你老爷爷…呃披头散发?」贝瑟妮这才发现现

在的自己的造型有多可笑,实在是不想让伊迪丝看到。如果让菲乐知道又要被她

编排进她的诗歌裏成爲帝国贵族圈的年度笑柄了。

  「没事你先吃着吧,我帮你去放洗澡水,你累了是该好好洗个澡放松一下。」

老爷爷的慈爱让贝瑟妮一阵鼻酸,在再三感谢之后她踏入了浴室。这时才发现浴

室的门根本关不上,还破烂的到处是洞。老爷爷作爲守墓人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对

此不在意,自然懒的修理浴室门。这下却让她这个客人尴尬了。

  不过这方圆几裏地除了死人就剩她和老爷爷了,贝瑟妮用余光瞄了瞄老爷爷

慈祥的笑容,还是放心的掩上了门。

  衣物被除下,露出之下受到良好保养的雪肤玉肌。因爲刚刚放了热水的缘故,

浴室裏雾气腾腾,透过水雾可以看到一具玲珑玉体在浴缸裏。那露在外面的雪白

的脖颈,如同凝脂一般,一头的秀发漂浮在水中。那粉雕玉啄般的玉手往身上撩

动着温热的水流,水流接触到少女的雪肤之时立刻顺着那滑如凝脂的肌肤滑落而

相爱,晶莹剔透的雪肌仿佛半透明的玉石,无数小水珠在少女的肌肤上滚动着,

仿佛钻石一般。

  少女玲珑的玉体在水雾裏若隐若现,看的木门的缺口上,那一只布满红丝的

眼睛一阵又一阵的兴奋。他作爲守墓人,只是没有女人会喜欢他,也接触不到任

何女人,只能在每夜的春梦裏和各个绝色美女共度春宵。不想,今天却有个小美

女自己送上门。浴室内的沐浴中的少女,像是一朵婀娜多姿的出水芙蓉,那娇嫩

的玉肌,如同最上等的羊脂白玉精心雕琢而成,杨柳细枝般的玉臂,粉嫩修长的

双腿,还有那不符合少女年龄的双乳宛如一对木瓜浮出水面。在昏暗的灯光中,

贝瑟妮如同一朵名花,尽情绽放着自己的娇躯,那仿佛是玉树冰雕般的晶莹身躯,

冰肌雪骨,玉肤凝脂,曲线优美,起伏圆滑,肌肤柔嫩,光洁细腻,秀发如丝,

在这破落的守墓人小屋内,交织出如梦似幻的梦境。

  木门被打开,一丝不挂瘦骨嶙峋的老人,入侵了这梦幻的仙境。

  梦境中的仙子,在疲劳和劫后余生的松懈中,借着热水的温度,更借着之前

食物裏掺入的镇静剂,逐渐闭上了双瞳。迷迷糊糊之中,她似乎産生了什麽奇妙

的幻觉。幻觉裏,她内心深处最大的恐惧被无情的掏出,无数次做到的噩梦再一

次在眼前上演,在迷幻药的作用下更显真实。忠与义不能两全,选择站在家乡人

民这边的贝瑟妮,见到了自己的故乡在火海裏化爲废墟,自己的朋友被自己的同

僚一个一个的杀死,尊敬的父亲被抓住审判。

  不…不要啊!!!

  火海裏,朋友和子民被烈火焚身,低吟着她的名字,仿佛恶魔的恶语。

  对不起……是我没用…害了你们…

  贝瑟妮哭泣着伸手想将他们拉上来,却被火海裏的子民们抓住了手,将她扯

了下来。

  啊……好热…好痛…

  被无数火人死死抱住的贝瑟妮,在火海裏一起燃烧了起来这就是我的业吗…

我所做的…错了吗…

  突然,贝瑟妮感觉,身后抱住她的火人,触感真实的奇怪。

  处于迷幻状态的贝瑟妮,只觉背后有什麽重物压着自己,环抱着自己的柳腰,

身上有双干枯的手在各处揉捏爱抚的。娇腻无比的玉腿,夹着什麽粗硬的东西,

不断抽搐着变大变热。

  什麽!

  直到守墓人的臭口在她的玉颈直至背弓上划过之时,恶心的温热触感才让贝

瑟妮从迷幻中勉强苏醒,虽然双目沈重的难以睁开,她还是从身上那恶心的感触

上知道了如今的处境。守墓人干瘪粗糙的身体,夹着着自己身上沐浴露的润滑,

糙中带着滑腻的恶心触感让她既恶心又撩拨,大力挣扎了起来。

  「呃…」此时才发现,她的双手被钢索死死绑在浴缸上的,双足也被左右分

开锁在浴缸上,四肢根本是动弹不得。这时贝瑟妮才了解到自己的处境,那可是

叫天天不应。

  划……

  守墓人急不可耐地要享用身下的美肉,如同巨蟒勒住了他的猎物,身体如同

八爪蛇般怀抱住身下的贵族美少女,很快在他的双爪下,贝瑟妮的美乳和大腿上

就出现了几道粉红色的划痕。

  她疼的想喊出声,然而肌无力导緻痛苦的哭喊传到喉部却化成魅惑的娇吟,

引着身上的男人万念成魔。

  守墓人的另一只手,贪婪着沿着纤细白嫩的细腰滑向曲线完美的美臀,像是

一件最昂贵的艺术品。将娇嫩如脂的翘臀挤压出各种形状。柔软的手感,滑腻而

温热,他的手像是被磁石给吸住了,陷入了那白皙丰盈的美肉裏,再也离不开来。

  显然守墓人不满足于只是摸摸抱抱,毕竟他磕了几颗特意爲了今天準备的小

药丸,简单的爱抚不仅不能泻火,反而让情欲更盛。他强行揪着华美的华美的秀

发一扯,仿佛能包住贝瑟妮半边脸的大口狠狠的一包。绝望的呼喊化爲沈闷的低

鸣,更添淫靡的气息,挑逗着他的的神经。小舌头被守墓人强行的吸出,和他的

舌头卷缠在一块,被一遍又一遍的刷着,被迫交换着唾液。两腿被强行分开,虽

然极力想合上,却完全办不到。四肢本就被铁链拘束着,失去了力量的肉体被守

墓人紧紧得拷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守墓人粗糙的手指在自己娇嫩

无匹的花径裏进进出出。白皙的腰胯,带着她浑圆酥嫩的粉臀,本想极力躲避着

抽动,看起来却毫无作用,反而像不争气的追寻着快感随着守墓人的手指的节奏

摇摆着。

  「哈哈哈,看看你这小淫娃,还在这摇屁股呢,小小年纪就这麽骚了,难道

贵族都是群变态吗?」「唔……呃……没有……唔……」反驳的话语,在守墓人

的大口和粗舌在自己口内的洗劫下,话早已不成语句。

  很快守墓人抽出了自己沾满蜜水的手指,紧緻的花径带着些许露水,如同在

晨曦中绽放的花蕾。只是性欲沖脑的男人根本没有什麽性质赏花,提起身下的长

枪直接长驱而入,一捅到底,疼的贝瑟妮,高仰着后颈,浑身不住的颤抖,汗粒

渗满的全身。阴道肉壁也随着凄婉的叫声收缩挤压着守墓人的肉棒,花径深处传

来难以抑制的吸引力,引诱着他将肉棒越插越深。

  他顺势吸住了贝瑟妮那小小光滑完美的锁骨,反複亲吻着,依依不舍。并往

下吻上了那嫣红的乳尖,让他如癡如醉,贝瑟妮的是那种不符合年龄般,尖挺饱

满,鲜嫩的粉红色微微颤动着,但当那精緻的一点殷红含入口中后,心中仍是酥

麻难耐,禁不住贪婪地吮吸了起来,就如嗷嗷待哺的婴儿一般。两手也没閑着,

时而在圆滑的双肩抚摸,时而在柔软的腰肢停留,仿佛要将少女身上的每一寸肌

肤都牢牢记住一般,用心深深地感觉着,感觉着每一点热度,每一丝滑腻。娇媚

无双,美绝人寰,这完美无瑕的身体,让他感到他以前的生命完全白活了。

  柔嫩丰腴的美臀,也在大手的揉捏下不住变换着形态,但只要一鬆手,立刻

就会回複到原来的模样。弹性十足,让守墓人爱不释手,手口并用。浑身上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8.xyz/renqi/7567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