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姐妹互换一家亲

佳佳和菲菲两姐妹嘻嘻哈哈地在菜市场上买菜,两姐妹只不过二个月没见,
却像久未相见的亲人一样亲热,也难怪,她们姐妹两打小就感情好,要不是两人
都嫁了人,还真不舍得分开住呢。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佳佳和菲菲两姐妹嘻嘻哈哈地在菜市场上买菜,两姐妹只不过二个月没见,
却像久未相见的亲人一样亲热,也难怪,她们姐妹两打小就感情好,要不是两人
都嫁了人,还真不舍得分开住呢。

姐姐佳佳二十五岁,身材丰满,圆圆的脸显得可亲可爱,微笑时风采迷人。
胸前一对乳房骄傲地高高挺着,配上多肉的臀部,看上去整体虽然让人感到稍为
胖了些,但那肉感绝对吸引男人的眼球。

而妹妹菲菲二十三岁,身材高挑,脸蛋没有姐姐那麽圆,鼻挺口小,皮肤白
嫩,再加上细腰长腿,真的是让男人们为之心跳。 买完菜正准备回家,菲菲看
见路边的小吃店,口水直流地直嚷先吃点东西再回去。佳佳知道这个妹妹爱吃小
食,只好顺着她意进了小吃店,嘴里唠叨:「小谗猫一个,真奇怪你怎麽就是吃
不胖。」

菲菲嘻嘻直笑:「天生丽质,姐姐你是羡慕不了这麽多的啦。」

「呸,还臭美了你,估计是康捷整天和你做运动来了。两姐妹常开玩笑,就
算是一些闺房性事也不放过。菲菲立刻反驳:」那姐夫是不是一个月才来一次功
课呀?

「哈,你是笑我胖是不是?」佳佳故意沈下脸。「啊?谁?谁敢说我
姐胖的?看我不打他。两姐妹边说边笑地找到一张台坐下,叫了两份糖水喝了起
来。此时正是酷暑时候,小吃店里的风扇无力地转动,根本没扇出什麽风出来。
反而冰凉的糖水下肚后,让身体凉快了不少。菲菲嚼着红枣问道:」姐,姐夫工
作还顺心吧?」

佳佳叹了口气:「还不是老样子,你看我们住的地方就知道了。

佳佳的丈夫许剑没什麽本事,工作了多年还只是做个小工人,连分配的宿舍
都是单身小套房,连厨房厕所包进去也不到三十平米。而菲菲丈夫康捷就不同了,
建材生意越做越好,虽不能说腰缠万贯,但也是小康生活了。

菲菲抿了抿嘴说:「那是姐夫人老实,以后有了机会,一定会大展身手的。
姐,你就别担心」你姐夫要有康捷一半本事,我就心满意足了。「佳佳又叹了口
气。菲菲嘻嘻一笑道:」姐夫其他东西有没本事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有种本
事一定很好。「佳佳一楞:」什麽本事?」菲菲故作神秘地凑前去低声说道:
「伺候你的本事啊!看你,给他滋润得多好。」说完自己咯咯大笑了起来。

佳佳羞涩,伸手去咯吱妹妹,两人嘻嘻哈哈地闹作一团,引来无数诧异目光。
佳佳胸前两团因身体摆动的跳动,更是让投视而来的男人们暗吞口水。两人闹了
一会才停,佳佳用匙羹撩动碗里的糖口,幸福地说道:「他这方面还是很不错的。
你呢?康捷也还不错吧?」

菲菲脸上染起红潮,偷偷看了姐姐一眼,说道:「你可别笑话我啊,康捷做
那事在时间上是没问题的,可是我就是总觉得少了点什麽。」

佳佳一听来了兴趣,因为她们坐在一边角落,旁边没有别的食客,因此说话
也不怕人听到。连忙问道:「男人不就弄久点就好了吗?你还少什麽?是不是康
捷的东西小了点?」

菲菲看了姐姐一眼,见佳佳不是在笑话她,说道:「不,不是的,康捷那个
很正常,我就是觉得他做那事的时候太斯文了,没有冲劲。」佳佳这才明白,恍
然大悟似地「哦」了一声,说道:「那也难怪,康捷本来就是斯文人嘛,那像你
姐夫,大老粗一个,做起这事来像头牛一样。」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咯咯咯地
嘻笑起来。「我说嘛,就知道你给姐夫滋润到了。」菲菲说这话的时候倒没有调
笑姐姐的意思。「那要不要我借你姐夫也帮你滋润滋润?」佳佳觉得机不可失,
连忙反过来调笑妹妹。

「菲菲红着脸」呸「了一声不敢应答,低头喝糖水,想起姐夫强壮的身体,
心里不由一荡,脸便更红了。

佳佳哪里知道妹妹在想什麽,见到妹妹害羞,心里得意,又继续道:「我发
现你姐夫的眼睛贼溜溜地老往你身上瞄,说不定早对你有意思了呢,我要去跟他
一说,他非答应不可。」话一出口,突然觉得说得太过火了,不由尴尬,忙停止
不语。

菲菲没发现姐姐的神情,忍不住问道:「姐,姐夫这麽壮,那东西一定很那
个吧?」

两姐妹以前虽然常开玩笑,但像这样问得直白的还不曾有过,佳佳的心跳了
跳,想起丈夫下体的那根粗大的肉棒,扑哧笑道:「估计比你家康捷要那个点。」
菲菲有些不服气,嘟了嘟嘴说:「什麽呀,你别以为康捷长得斯文就那麽说,我

跟你说,康捷的不小呢。」

佳佳想着康捷的身材,对妹妹的话有点不以为然,突然联想到妹夫长得这麽
斯文,和妹妹做爱时不知道是什麽样子,是不是像他外表那样温柔体贴,那根肉
棒应该不像许剑那麽黝黑粗大,而是细白嫩皮的,就像刚剥皮的竹笋,想到这个,
佳佳的心也不由地一荡……

许剑的宿舍真的是太小了,只单独的一间房中,角落摆着一张床外,就只有
衣柜、茶几等生活必须品了,如果家里来多几个人,可以说是连站脚的地方都没
了许剑和康捷两个襟兄弟此时正在下像棋,康捷做生意的头脑还行,下起棋来却
差过许剑。已经连输两盘的他下得是兴意阑珊,眼看此局又是要输,康捷将棋局
一扫,连声道:「不来了不来了,总是下输你,真没意思。」

许剑得意得哈哈笑道:「瞧你,每次输了总这样,等会要罚酒三杯。」天气
炎热,两人都是光着膀子,许剑皮肤黑而壮,康捷则白而细,一黑一白对比分明。
所相同的是,两人模样长得都不错,配起佳佳菲菲两姐妹一点也不差劲。

康捷起身把摇头扇挡在身后吹凉,一边抹着汗水说:「你还说,上次跟你喝
酒喝醉后,我家姑奶奶就禁了我的酒了。」

「嘿,你还怪上我来了不成,估计你醉得爬不上你家婆娘肚皮上,你家婆娘
才禁你酒的吧?」许剑可不跟他客气,对着这个襟兄弟,他一有机会就拿来开玩
笑,而且也玩笑惯。康捷自嘲地一笑道:「我们家菲菲啊,就是不如嫂子娴慧,
有时候简直是莽不讲理呢。」

许剑递上根烟给康捷,自己咬上一根点上火狠吸一口,连吐着烟雾边说道:
「话不能这麽说,菲菲不比佳佳啊,她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需要人疼疼她,我
说你也应该常让着她点,像她那麽漂亮的女人,小心到时候给别人追去罗。」

康捷挥了挥手,道:「说她漂亮这我承认,就是瘦了点。」

许剑眯起眼看了看康捷,嘻嘻笑道:「怎麽?你喜欢像佳佳那样肉一点的?
那叫菲菲找她姐姐取取经,看怎麽样能长多点肉,嘿嘿,果真是各人有各人的看
法,我倒是喜欢像菲菲那样的身材,你看腰细细的,搂着让人心疼。」

康捷哈哈笑道:「可惜啊,怎麽我就娶了菲菲,你聚了佳佳?看来对不上号
嘛?哈哈……」两个男人相视大笑。

不一会,佳佳和菲菲两姐妹回来了,拿着菜到厨房里忙了起来,两姐妹嘻嘻
笑个不停,加上康捷和许剑不时的朗笑声,小小的房子里充满了亲热气氛佳佳拿
着只鸡到厕所里拔毛,喊道:「你们两大老爷们哪个来帮忙?」

许剑皱眉道:「你也会叫大老爷子,有大老爷子做这事的吗?」

康捷忙道:「我去吧,她们也忙不过来呀。」

许剑不以为然地低头喝茶,康捷步入厕所道:「预备队报道,有什麽吩咐尽
管开声。」眼光落在蹲在地上的佳佳身上,心中不由一颤。只见佳佳的衬衣领口
扣子不知道什麽时候松了,雪白的胸部尽收眼底,那胸罩因受到积压而向上松动,
隐约可见胸罩缝中露出粉色的乳晕。

康捷定了定心神也蹲了下来,佳佳指挥他拔一边的鸡毛,突然感到康捷手上
动作有些不对,拔鸡毛时似乎溜了神,不由擡头看了他一眼,却见康捷的眼光正
注视自己的胸部,发觉自己看他时连忙收回眼光,脸上扭捏。忙低着一看,见自
己春光泄露而不知,也不由害羞。

不知怎麽,佳佳竟然没有把松掉的纽扣纽上,反而用膝盖将胸部顶成一堆,
心中闪过一点念头:「我虽然没有菲菲漂亮,但我的身材可比她好。」

康捷反而规矩起来,目不斜视地收起精神拔鸡毛。

而那边,许剑却坐在厅里往厨房望去,看着菲菲的细腰和翘翘的臀部,呼吸
开始有些不自然起来菜摆得满茶桌都是,都快连放杯子的地方都没了。冻冻的啤
酒在这种天气下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四人菜还没开始动已经开了两瓶喝了个干。

这时菲菲板起脸不让康捷喝太多,说以前曾经说过让他禁酒的,现在因为到
了姐姐家才破例让他喝了两杯的。

其他三人一致反对,康捷的白脸不知道是酒精作用还是激动,红着脸抗议道:
「才喝两杯,酒味是什麽都还不知道呢,怎麽能不让喝,我答应你不喝醉就是了。」

菲菲还想再说,这时佳佳在开啤酒,刚开了第二瓶啤酒,突然拿捏不稳掉了
下去,还好佳佳手快连忙接住,但受到摇动的啤酒立刻狂涌了出来。佳佳惊呼一
声下意识地想用手指堵住瓶口,黄色的液体立刻从她的手指边激射出来溅得到处
都是。偏偏佳佳手忙脚乱挥动酒瓶,于是,不及提防的四人无不给啤酒溅到。

菲菲尖叫道:「哇……姐姐,你故意整人呐?瞧我收拾你。」随手抓过一边
的那只开好的啤酒,用力摇了摇,将瓶口对准佳佳喷去。一时间「哎呀」「救命」
之声大起,四人无不遭殃。

闹了一会终于停止了战争,四人你望我我望你,看到对方的滑稽模样,无不
哈哈大笑。

许剑叫佳佳去拿衣服让大家换上。佳佳苦着脸对菲菲说道:「完了,衣服倒
是有,可是我的两件内衣才洗不久,现在还没干呢。」

许剑哈哈笑道:「不就是胸罩嘛,不戴不就成了?又不是外人,怕什麽。」

两姐妹的脸立刻红了起来,佳佳「呸」地一声道:「那不便宜了你们两个?
我警告你们哦,等会你们眼睛不准乱瞄,否则对你们不客气。」说完,眼睛有意
无意向康捷望去。康捷碰到他的眼光,一阵心虚,不由低下头去。

两姐妹拿着衣服一起进了厕所,在小小的空间里用冷水互相洗干净身子,菲
菲穿好内裤和衬衣后,拿着姐姐的裤子苦着脸说道:「姐,你这条裤子怎麽这麽
厚啊?这天气不给热死。」

佳佳一边穿着衬衣一边说:「行啊,你赚厚就别穿啊!反正你姐夫是自己人,
也不用怕他会看你。」说完自己先笑了。?

菲菲脸色一红,嗔道:「我怕什
麽,姐夫人老实,我对他可是放心得很。不过我要是不穿裤子,姐姐你也不穿。」

说完硬是要抢佳佳手上的裤子。两人在厕所里嘻嘻哈哈闹成一团,把在门口
等着进去洗澡换裤子的许剑给等急了,啤酒沾在身上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他使劲
敲了敲门:「我说你们两个闹够没?别占着个地方不出来呀。」

佳佳在里面抢不过妹妹也急了,听见老公在外面,急中生智地伸手去开门,
嘴里说道:「行啊,你说你姐夫老实,那我把门开开让他看看。」

菲菲没料到姐姐来这一招,厕所门一打开,见到门外的姐夫直勾勾地向自己
大腿上瞄,不由又气又羞,楞在当场也忘了把姐姐的裤子放开手。

许剑突然见到里面春光四射,不觉呆了呆,看到菲菲那雪白的大腿,还有给
那衬衫微微遮盖着的三角小内裤,肚子里立刻腾起热团,大腿根不由来了反应。
他马上回过神来,装着没事一样走进去把两姐妹往外推:「快出去快出去,我等
着洗洗身上的酒呢。」

佳佳自己的裤子还没穿就给丈夫推了出去,心里也是娇羞,看到屋里康捷目
瞪口呆的往这边看,心里一横,把裤子甩在一边道:「得,大家都别穿了。」

佳佳裸露着大腿,薄薄的衬衫顶着两团丰满的肉团,两点黑点明显可见,把
康捷看得连呼吸都停了。一时尴尬,连忙起身步向厕所敲门道:「大哥开门,我
身上粘得难受,要不一起洗吧。」

许剑此时正压抑着砰砰乱跳的心,回想着刚才菲菲那雪白的大腿,羞红的脸
蛋,弄得他小腹内一团火乱串。听到康捷的叫门,下意识地就把门打了开来,见
到康捷闯了进来他才后悔,此时他的肉棒正直挺挺地翘着,如果脱了裤子一起洗
澡,那丑样还不让康捷看得完全?

康捷一进厕所就把门关上,看到许剑还没开始洗,裂嘴一笑道:「真不好意
思,大哥不会介意吧?」

事已如此,许剑只好回答:「哪的话,两大男人还介意什麽呢。」说完转过
身去脱西装短裤。

却不知康捷也是暗暗叫苦,刚才见到佳佳惹火的模样,又想到之前看到她的
胸部,跨下那条肉棒早已挺起,他只好尽量放松心情,也别过身去脱裤子。

不一会,两人都挺着肉棒靠着背,许剑把花洒打开,水像雨点般地从两人头
上直淋下来,但即使如此,又怎能浇息两人此时的欲火?

本来两人这麽靠着背洗澡倒也没事,可惜就在康捷去接许剑的香皂时,香皂
滑手而落,两人为了捡回香皂猛地一起转身,于是各看到了对方跨下那条直挺挺
的命根。许剑肉棒黝黑而粗大,足有十七八公分长,青筋满布,阴毛横生,一副
张牙舞爪的模样。而康捷的肉棒细嫩却也不小,大概十五六公分左右,龟头因刺
激而呈粉红,阴毛较少而幼细。

康捷见许剑也是挺着肉棒,心里稍为安心,笑道:「大哥的东西真够威武的
呀。

许剑的心情也是和康捷一般,嘿嘿一笑道:「过得去吧,不过女人呐,估计
比较喜欢你那模样的。」

康捷和许剑两人平时就海阔天空什麽都聊,也没什麽顾及,说道:「哪的话,
菲菲跟我那个的时候,就嫌我不够男子汉,有时真够郁闷的。」

许剑边搓着身子边说:「是不是你弄的时间太短了呀?」

康捷连忙摇头道:「不是不是,她是赚我弄的时候太斯文了,不就做爱嘛,
还分什麽斯文不斯文的,真够怆的。」

许剑叹了一下道:「不瞒兄弟说,我那佳佳跟你菲菲可正相反了,做这事的
时候还说要什麽浪漫一点好,叫我别像头牛一样。这不,还嫌我的东西太难看了,
有时候我想让她学录相上的那个,帮我用嘴弄弄,她死活就是不肯。」,康捷哈
哈大笑道:「那这方面菲菲倒是不会,也弄起来疯得很呢,有时候吃不消她。」

许剑一楞,脑里又浮现菲菲那雪白的大腿,那娇羞的模样,突然脑里幻想一
转,菲菲含羞地张开小巧的樱唇,慢慢地将自己粗大的肉棒含入嘴里……,许剑
因和康捷谈话而开始发软的肉棒猛地又涨了起来。

康捷注意到许剑下体的变化,心里若有所思:「大哥听到我说菲菲的事来了
反应,难道他对菲菲有兴趣?」转念又想:「大哥这也是正常反应啊,我刚才还
不老想着佳佳嘛,嘿,佳佳……」

想到佳佳,林康捷自然而然想到她那可爱的笑容和丰满的胸部,手掌不知觉
得虚抓了抓,暗忖:「要是能让我抓一抓佳佳的胸部,甚至搂着亲热亲热,那可
真美死我了。」刚刚熄灭的欲火此时又开始重燃,压得他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许剑听到他的叹息,眼睛瞪着问道:「叹什麽气?」

康捷知道失态,随口笑道:「没,没事,只是突然想到她两姐妹要是换一换
就好了,呵呵。」

许剑心中一跳,厕所里的气氛立刻压迫都来,两人沈闷地将澡洗完,这才发
现两人的外裤都让水给弄湿了,而刚才也忘了带裤子。

许剑将毛巾围在腰上,笑道:「算了,我们就穿着内裤出去吧,反正自己人
也没关系。」

康捷认为不妥,两人肉棒直挺挺的,穿上内裤的模样也够不雅,可是还没等
他说话,许剑就开了门出去了。他只好将也将毛巾围起,跟着出了去。

佳佳菲菲两姐妹正把屋里清理好,见到两男人这麽出来也不觉得怎样,反正
围着毛巾就像穿着西装短裤。

四人又坐了下来继续吃饭,只不过碰了两次酒,刚才的尴尬也就没了,许剑
拉着康捷玩猜拳,呼喝得像打雷般,两姐妹则在一旁呐喊助威,自己丈夫输了也
帮喝一点。

两个男人虽然猜拳猜得起劲,可是眼光没忘向两姐妹的胸前跨下望去,而佳
佳和菲菲酒兴一起,也忘了遮掩,时不时叉开玉腿露出小小的内裤,上身更是常
常春光乍泻,惹得两男人欲火荡漾,猛吞口水。

很快,四人喝得也七七八八了,菲菲向许剑问道:「姐夫,上次姐姐说你集
邮,是不是真的呀?」

许剑一听来了兴致:「对呀对呀,我集邮集了十多年了,藏了不少好东西呢。
你要不要看看?」

菲菲喜道:「我也集了好久了,让我看看你有什麽宝贝。」

许剑哈哈笑道:「那我们就收了吧,康捷,今天你放老婆的假,帮忙收拾收
拾东西,我让菲菲看看我的宝贝。」

康捷听到许剑的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暗怪道:「这大哥口不遮拦的,什
麽让菲菲看看你的宝贝。」但能和佳佳在厨房独处一处,心里却是乐意。想到之
前在厕所帮忙时看到佳佳的胸部,而此时佳佳上身更是真空上阵,如再能看到绝
不是之前那模样,康捷心里兴奋,大叫道:「行,这碗筷什麽的,就让我和大姐
处理了。」

许剑带着菲菲到了内室,这个内室其实也就是他的睡房,只不过在床和吃饭
的地方拉了条布帘罢了。此时布帘拉了一半刚好遮住了床头,而许剑便在床头坐
着,从床头柜里取出集邮册让菲菲看。

菲菲坐在许剑身旁,翻着邮册看了起来,许剑时不时凑过身体在邮册上指点,
男人的味道和女人的体香互相充斥两人的子,两人的心都慢慢起了变化,精神已
经全不在邮册上面。许剑的脸与菲菲距离不到十公分,看到菲菲因酒而红的脸,
不禁心跳加快,眼光往下看去,菲菲坚挺的胸部在衬衫下缓缓起伏,胸前的雪白
和衬衫透出的两点,使他的肉棒立刻涨了起来。

菲菲此时也是芳心乱跳,许剑强壮的身体发出的热气和气味让她沈醉,从来
没有试过跟许剑这麽近距离的接触,甚至他的呼吸都已经喷到自己脸上来了。咦,
姐夫的那只手怎麽放到我身后来了?如果他突然抱我,我该怎麽办?

原来许剑将手撑在菲菲身后的床上,手臂随着另一只在邮册上的摆动而故意
在菲菲背上磨蹭。菲菲的心颤抖起来,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怎地,头脑一沈,
情不自禁向许剑身上靠去,脑袋枕在了许剑的肩上。

许剑见状大喜,以为菲菲有意暗示,连忙将放在菲菲身后的手向她纤细的腰
上一搂,立刻搂了个温香满怀。菲菲大惊,想要撑起身体去又全身无力,靠着的
是一个男人强壮的身躯,那是和丈夫完全不同的感觉,又舒服又充满安全感。浓
烈的男人气味更是让自己的力气消失怠尽。菲菲又羞又急,只好将眼睛闭上,完
全不知道该怎样办才好。

许剑哪里知道菲菲心里想什麽,见菲菲闭上眼睛,那睫毛微颤的模样真叫人
又怜又爱,望着她微翘的嘴唇,重重地吻了下去。

菲菲没想到姐夫这麽大胆,着实地大吃一惊,正要挣扎,却不料乳房一紧,
左边小乳已经让许剑一把大手隔着衬衣抓了个严实。许剑粗暴的揉捏让菲菲全身
感到舒畅,拉着许剑手臂的手竟然使不出半点力气。

一会,菲菲还是缓了过神来,低声道:「姐夫,快放手,等下让姐看到了就
完了。」

许剑心里也害怕,擡头望了望前面,那布帘正好将这边和外面挡住。说谓色
胆包天,如今一个可人儿就在自己怀中任己所为,许剑哪还管得了这许多。嘻嘻
笑道:「你姐忙着呢,让我再摸摸。」

说完将手伸入菲菲衬衫内,没了衬衫的隔阻,许剑这才知道什麽叫盈盈可握,
菲菲的乳房在他手上抓起来不大不小,弹手结实,乳头小巧而硬实,磨得手掌心
舒服透了。:t菲菲也是给摸得舒服,竟然也不舍得阻止,只好任姐夫揉捏,一
边注意外面的动响。许剑却要跟他亲嘴,凑上嘴在她嘴角上啃着,嘴边的胡须渣
刮得菲菲春心荡漾,心痒无比,忍不住将手放在许剑毛绒绒的大腿上轻抚着。

许剑的肉棒本来就已经坚硬难当,给菲菲柔嫩的小手在大腿上这麽一摸,哪
还受得了,涨得快冲破内裤了。他伸手握住菲菲的手向上一送,那条本来围在他
腰上的毛巾本来就宽松,菲菲的手毫无阻挡地直接放在那涨得鼓鼓的内裤上。

菲菲没有思想准备就接触到那男人的部位,一时害羞不敢乱动。许剑急了,
自已将内裤拉下一点,将肉棒解放了出来,再拉着菲菲的手握了上去。憋了许久
的肉棒解放出来后,经菲菲的小手一握,那舒畅的感觉让许剑差点没呻吟出声来。

而菲菲也是又惊又喜,姐夫的身体果然够强壮,那男根粗大得手常堪堪握住,
若是让这东西进入体内,那滋味定是销魂得可以。她不由羡慕姐姐有这麽个男人
滋润着,那可是天天在做神仙啊。

却不说许剑和菲菲两个玩得不亦乐乎,且说康捷和佳佳收了碗筷进了厨房。
康捷一边洗碗一边看斜着眼偷看佳佳将剩菜放进橱里,因为橱高,佳佳要垫着脚
才够得着,不想身上的衬衫一给拉高,下面的屁股连着大腿就让康捷看了个分明,

只见佳佳的下体浑圆而丰满,大腿根处夹得紧紧地,把康捷看得心猿意马,连碗
都忘记洗了。

佳佳放好东西,感觉到康捷那儿有点异常,转头一看,见康捷瞪着眼往自己
身上看,「嘘」地一声道:「嘿,我说你看够了没?」

康捷回过神,只羞得满脸通红,忙转过头去洗碗。佳佳走前去帮忙,嗔道:
「有什麽好看的,眼睛一整天往我身上转。」

康捷见佳佳说得直白,更是害羞,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好……好看,
我喜欢看……」

佳佳见他害羞,心里好笑,满是泡的手在康捷脸上戳了一下道:「守着个漂
亮老婆还不老实呐。」

见到佳佳那美丽的笑容,这一戳差点没把康捷的魂戳去,胆子也大了,道:
「菲菲身子没你好看。」

佳佳「哼」了一声道:「你看到我什麽了?这麽说。」想起在厕所时康捷的
偷看,佳佳的身体向康捷那儿一凑,压着声音问道:「刚才让你看到了?你这色
鬼,别忘了我可是你老婆的姐姐。」

康捷急了:「没,我没看清,我就扫了一眼。」

佳佳也不说话,两人沈闷了一会,康捷趁着酒意,狠了狠心道:「大姐,你
身材真好,也怪不得我想看呢。」佳佳嘴角挂笑道:「哟,倒是我不好了是不?
你们臭男人,对我们女人起色心还怪别人勾引,没良心的。」

康捷忙道:「不不不,我不是这意思,这叫审美之心人人皆有嘛!」

佳佳不以为然地说道:「得了吧,说得倒好听,什麽审美之心,我看你还想
摸摸吧?」

佳佳说了这话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情不自禁扑哧笑了出来。

康捷呼吸都困难了,一时觉得口干吞了口口水,小心益益地问道:「那…
…我要是想摸摸,大姐肯不?」

佳佳吃了一惊,扭过着看了康捷一眼,道:「你胆子倒不小啊?我让你摸,
你敢吗?小心许剑把你脑袋给揪下来。」

康捷忍不住向屋里望了一眼,见没有动静,求道:「大姐,要不你让我摸摸,
就摸一下。我……我早就想你了,可是……可是不是没这机会……」;佳佳见他
越说越大胆,不知怎的,自己也不恼。其实她对这个妹夫是很有好感的,他斯文,
谈吐有礼,又长得潇洒,不像许剑说话粗鲁还不解风情。想起两姐妹平时聊天时,
妹妹说起和林康捷房事的如何温柔,佳佳不由心中摇动。

康捷见佳佳沈吟,似有所动,再见她阳光般的容貌,实在忍不住了,将手中
的东西一放,走过去将厨房门轻轻关上。

佳佳见他如此,心中感到康捷对自己的热忱,不由心软,待康捷转过身来,
便说道:「行,不过你要闭上眼睛,不许偷看。」

康捷楞了楞:「闭上眼?那怎麽……怎麽……。」!

佳佳嗔道:「你闭不闭?」

康捷见到佳佳似恼非恼的神情,心中一荡,忙说:「闭……闭,我闭。」将
眼睛合上。佳佳走前去,拖起康捷的左手,慢慢地从自己衬衫衣摆下伸了进去。
康捷手中握到丰满的乳房,这胸部他早就想要拥有,没想到今天真的美梦成真,
兴奋地得他全身似要炸开。毫不犹豫地将另一只手也伸了进去,轻轻地在上面揉
捏。

康捷的动作确实温柔,而且懂得女人的敏感,佳佳立刻陶醉在他的温柔之下,
忍不住也闭上了眼睛享受起来。却没看到康捷已经偷偷地将眼睛张开,手臂往上
一翘便把佳佳的衬衫翻了上去,一对硕大的乳房立刻呈现在他眼前,胸前那两粒
小葡萄已经发硬,康捷哪还管三七二十一,张开嘴便将其中一粒含入嘴中品尝。

佳佳没防着,却也不想挣脱,反而双手抱住康捷的脑袋。而康捷一手摸着一
边乳房,一嘴咬着一边乳头,腾出另一只手便在佳佳身上游动,慢慢地滑向佳佳
的跨下,从内裤的腰头缓缓插入,立刻到达芳草丛生之处,再探前去,正是潮湿
之地。

佳佳私处受到袭击,像触电般全身震了震,不由自主地将双腿微微张开,方
便康捷手指的进入。

康捷的一只手在佳佳肉穴上揉捏,另只手离开佳佳的胸部,将自己的内裤往
下拖,硬梆梆的肉棒立刻弹了出来。康捷的嘴放开了乳头,擡头寻找佳佳的嘴吻
了上去,放在佳佳私处的手将她的内裤向下拉,再用脚蹬到地上,然后将身体贴
了上去,肉棒顶到佳佳的肚皮上,刺激得跳了几跳。

佳佳当然感受到康捷的动作,情不自禁地用手握住康捷的肉棒套了套。康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8.xyz/renqi/7189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