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牛大丑风流记(42)

(四十二) 初欢
 
 
大丑见到了小聪,也是格外开心,他拉着小聪的手,叫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打个电话。不是说在杭州逛西湖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小聪与春涵扶着大丑在沙发上坐好,小聪见春涵在旁,忙把手收回,脸上有点羞意。
 
 
她对大丑说:“我们是分批回来的,想继续玩的,可以继续前进;不想再玩的,可以回家。我是第一批回来的。”
 
 
春涵微笑道:“小聪妹妹,你为什么不多玩几天呢?难得出去一回。”
 
 
小聪笑笑,说道:“我想铁姐姐了,想牛大哥了,就赶紧回来了。”说着,用眼睛的余光一扫大丑。
 
 
大丑也不是低能儿,当然明白她想自己了。想到有一位小美女对自己相思,大丑说不出的高兴与得意,浑身的伤痛都没感觉了。
 
 
春涵的智商也不差,她心说:想我?哈哈,我还不明白吗?你想丑哥哥倒是真的。这小子何德可能,竟然有这等的艳福。嘴里却说:“小聪妹妹,我也正想你呢,你再不回来,我可要和你牛大哥去找你了。”这么说着,笑面如花。
 
 
接着,小聪又问起受伤的事,大丑便源源本本地讲述一遍,听得小聪脸色变了又变,对大丑全身细心的打量,生怕他有什么大伤。当他听说铁春涵的功夫了得,以一人之力,打倒几个大老爷们,不禁睁大美目,对春涵特别注意,好像刚认识她似的,半响才说:“铁姐姐,想不到你还是一位侠女呢。什么时候也教我两招。”
 
 
春涵拉过小聪的手,笑道:“这个好说,我一定得教你两手,免得让色狼占便宜。”说着,美目一瞥大丑。
 
 
大丑哈哈一笑,并不在意。
 
 
他瞅瞅左边,又瞅瞅右边,自感艳福无边,心说:如果她俩都是我老婆,我可幸福得直冒泡。像这样坐在沙发上,我可以一手搂一个,说多爽有多爽,给个皇帝作,我也不换。现在可不行,他搂小聪,估计没事,若是敢动春涵一下,也许要立刻变成猪头。
 
 
小聪见大丑没事,放下心来,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双女式皮鞋,对春涵说:“铁姐姐,这双鞋是我在北京买的,专门买给你的,你看合适不?”
 
 
春涵心里一暖,对这小妹妹的好感又加几分,她接过鞋来,打开包装,那是一双红鞋,样子很精致,光亮照眼。她一边看着,一边说:“小聪妹妹,这鞋真好看,我该怎么谢你才好呢。”
 
 
小聪说:“那没有什么,只要你教我几招女子防狼术就行了。”
 
 
二女同时望望大丑,然后,相视一笑,笑得很愉快。
 
 
之后,小聪下厨,给大家做可口的东西,这姑娘很有心,回来时,买来好几样菜,打算让大家大饱口福。
 
 
吃完饭,春涵看着大丑与小聪,说道:“牛大哥,你现在有人照顾了,今晚我去表嫂那里了,小聪会好好服待你的。”
 
 
一听“服待”两字,小聪的脸腾一下红了,想到别处去了。
 
 
大丑说:“好吧,有什么事,打电话回来。”
 
 
春涵点点头,开门走了,临走时,还在大丑与小聪的脸上各瞅了一下,目光中充满神秘感,还含着莫名的笑意。大丑隐约知道其中的含意。
 
 
春涵一出门,大丑便一把搂小聪入怀。告诉她,多日以来,自己有多么惦记她,想念她。听得小聪把头更深地埋进大丑的怀里,一脸的幸福感。
 
 
大丑忽然说:“小聪宝贝儿,今晚我们在一块睡吧。”
 
 
这话令小聪大羞,脸埋进大丑怀里不敢抬头,嘴里不满地说:“不嘛,我才不呢。我知道你的心思。等你伤好再说吧。”
 
 
大丑当然不会强迫她,再说,自己身体有伤,不宜办事,以后日子长着呢,还怕她飞了不成吗。这天晚上,两人看会儿电视,便各自回屋休息。
 
 
因为受伤,一连几天,大丑都没上班。因为只是小伤,用不几天,便恢复得差不多了。这几天里,春涵也时而回来瞅瞅大丑,看他身体如何,每次回来,都给大丑买些吃的,感动得大丑差点哭了。有这样的美女关心他,即使得了癌症,也能死里得活。
 
 
大丑的伤基本好了,他打算上班去,一个男人可不能老呆在家里,好人也会呆傻的,男人应该像鸟一样往外飞的。
 
 
这天晚上,电视节目不大好,大丑与小聪看了半天,都觉得没味儿。大丑直叹气,想到楼下租几本影碟看。
 
 
小聪说道:“不用了,我这次回来,在天津买了几本,很便宜的,也不知好不好。”说着,回屋找了几本。
 
 
大丑笑道:“小聪妹妹,不会是a片吧。告诉你,我可受不了刺激的。”
 
 
小聪白了他一眼,噘着嘴儿道:“你想得怪美的,我会让你看那坏东西学坏吗?”
 
 
随便放一片,大丑搂着小聪欣赏。小聪被他搂习惯了,也不在意,反而靠得更近。
 
 
这是一部枪战片,打得很激烈,看得两人惊心动魄,大呼过瘾。偏偏其中有一段香艳镜头,男主角狂吻女主角,都把舌头伸出来品咂,男的用手抓弄女子的乳房。这还不算,又把胸罩摘去,直接挑逗大奶头,把奶头给揉得硬起来。后来干脆扒掉小裤衩,给她插进去。虽然看不到二人的性器,但那动作,那表情,那喘息,那呻吟,实在具有很强的激发作用,看得两人都不自然起来。
 
 
小聪想不到还会有这种镜头,想站起来换片。哪知大丑管不住自己,一手抓住她的奶子,这么一捏,便捏得小聪全身发软。
 
 
大丑顺势一推,小聪躺在沙发上,大丑顾不得什么了,压在小聪的娇躯上,他知道,今晚无论发生什么事,自己也不能放过这漂亮的小妹妹了。
 
 
小聪又羞又怕,叫道:“牛大哥……不要……不要呀……你不能干那事……
 
 
你又不是我老公……”
 
 
大丑笑道:“我现在就当你老公,保证让你快活。”
 
 
不等小聪说什么,便吻住她的小嘴儿。
 
 
大丑已非当初的傻小子,现在他可是情场老手。他先用嘴唇在小聪的嘴上磨着,接着,又把舌头伸小聪的嘴里。
 
 
小聪感到一阵晕眩,同时,自己的香舌也被俘虏了。舌上的快感,使小聪本能地配合起来,她挣扎着,想把大丑的舌头挤出去,结果没达到目的,反而被人家大占便宜。
 
 
大丑的两手也过瘾了,不停地在小聪的奶子上做文章,揉得小聪不由得哼了出来。想推开魔手,无奈自己力小,全身没劲,只好让它为所欲为,把奶头弄得挺起来,乳房像入水的面包一样,不可遏止地胀大。
 
 
大丑当然不能到此为止,他很技巧地脱掉小聪的上衣,又拿下乳罩。小聪觉得一凉,没等她伸手去捂,奶子已落入大丑的手中。
 
 
小聪的奶子稍小,奶头嫩嫩的,弹性极佳,是抚摸的上品。大丑爱不释手,摸个不止。小聪受到如此挑逗,怎么不激动,她哼声更大了,娇躯不安的扭动起来。
 
 
大丑觉得奶子很美,便把嘴移到乳头上,贪婪地认真地舔了起来。
 
 
小聪的嘴恢复自由,欢快地叫了起来:“牛大哥……别……这样……这样下去……妹妹……会失身的……”声音柔媚,性感无限,听得大丑更是欲火如炽。
 
 
这边吸着,另一手伸到她胯间活动。
 
 
小聪被逗得受不了,偏又推不开他,只好一边甜蜜地叫着,一边按着他头,媚眼如丝,飞霞满脸。
 
 
不一会,大丑解开小聪的裤带,小聪用手去挡,无济于事。裤子下来了,神秘地带被一条粉色的裤衩隐藏着。
 
 
大丑想像着那里美丽的春光,他两眼都红了,一手很准确地按在小聪的裂缝上,又碰碰那粒相思豆。
 
 
小聪反应很强烈,娇躯颤栗,美目闭着,嘴里大声地叫出来:“牛大哥……
 
 
饶了我吧……妹妹好难过呀……”
 
 
大丑抬头笑道:“小聪呀,你下边都流水了。”说着,把水淋淋的手,放在嘴边,用舌头舔着。
 
 
小聪羞得不知说什么好,在她不知所措时,大丑已把她的裤衩褪下来。小聪用手去捂,大丑在她的手上摸着,嘴上说:“小聪妹妹,让我看看你这玩意长得怎么样?一定很美吧。”
 
 
小聪眯着眼,嘴上说:“那不行的……人家小姑娘的私处,怎么能让一个老爷们看呢。”
 
 
大丑厚起脸皮道:“只看一下就行。”说着,把小聪的手拉开。
 
 
这样,小聪的美穴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大丑的眼前。
 
 
圆润的大腿尽头,秀气的小腹下,在一片微黄的丛林的掩映中,一条粉红的裂缝,正微张着,从里边溢出了晶莹的露水。露水下滑,弄湿了腿根和浅红的菊穴。这是无比诱人的风景,大丑咽了口口水,舔舔嘴唇,伸手把小聪两腿抬起,使其屁股朝天。
 
 
这个姿势,使女人的魅力发挥到极点,下身的秘密一览无遗。
 
 
小聪叫道:“牛大哥……别看了……怪难看的……”
 
 
大丑手把着屁股,夸道:“小聪呀……你的穴真美,牛大哥一见,就想操一操。”说着,吸一口长气,把少女特有的腥味与香味全吸进来;两眼一眯,稍稍品味一下,接着,大丑一低头,便吻在小聪的美穴上,亲得唧唧直响。
 
 
小聪全身如触电一般,嘴里叫道:“牛大哥……别这样呀……你这样……妹子会死掉的……”
 
 
大丑抬起湿淋淋的嘴,笑道:“妹妹,我怎么会让你死呢。我一定会让你快活似神仙一样,让你一辈子记得牛大哥。”
 
 
说着,用手扒开小聪的花瓣,使其洞口大开,嫩肉更多,淫水更急。再一低头,一边疯舔着,一边狠吃着,快乐得小聪直胡说八道。
 
 
长这么大,也没有这样受过男性的欺侮,她的欲望之门,叫大丑打开了,她觉得每个细胞都处于兴奋之中,每一根神经,都被快乐的波浪拍击着,她醉了,她要晕了,她愿意就此与心上人一块上天堂,寻找极乐。
 
 
在她迷迷糊糊时,身子被放低,突然一根硬东西顶在自己的小洞上。她好奇的睁开了眼睛看,那是一根大肉棒,硬如铁棒,又粗又大的,自己的小洞能放下吗?她还想起自己的母亲,当年是那么留恋继父的家伙事儿,母亲那时一定很爽吧?这根大怪物插进来,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在这当口,大丑还问了一句:“小聪妹妹,我想操你,让操吗?”
 
 
小聪摇着头,哼道:“不、不、不……不让操……”
 
 
“操”字一出口,小聪羞不可抑,从小到大,没说过这个脏字。
 
 
大丑哈哈一笑,吻一下她的小嘴儿,肉棒一挺,龟头便套了进去。
 
 
这么一下,小聪便感到不舒服了,“牛大哥……痛呀……快出来吧……”双手搂住大丑的脖子,皱着眉头。
 
 
大丑哪能刹车呢?
 
 
他安慰小聪道:“宝贝儿呀,忍一下就好了,包你快活。”说罢,舔几下她的奶子,使小聪神经放松不少。
 
 
在她不经意时,大丑一挺屁股,龟头像一把刀,刺了进去,大丑感到那层膜破了,小聪痛得哎呀一声大叫,两颗泪珠流了出来。
 
 
大丑赶忙停止进攻,他不忍心让小聪受苦,他伸出舌头,爱怜地在小聪的俏脸上舔着,把她眼泪舔干,舔得小聪觉得好痒好舒服。
 
 
有半天,大丑都不敢动。但他的手可不老实,在小聪的玉体上随便揩油,摸得小聪想笑。过一会儿,大丑见她的眉头稍展,便知趣地把肉棒做小幅度抽动,虽然不怎么过瘾,大丑也知足了。
 
 
小聪并没有什么更大的难受,大丑看在眼里,便一点一点推进肉棒。终于,不知不觉中,肉棒顶在小聪的花心上,顶得小聪啊的一声,大丑听得出来,这一声绝不是痛苦。
 
 
大丑嘴里吻着小聪的奶头,肉棒慢慢地插着,到底是处女的穴,真紧呢,包得肉棒密不透风,里边好暖,好湿,好滑,被包裹的美感,一波波的传遍全身,令大丑满足地喘息着。心里得意洋洋。
 
 
小聪也顺过气来了,渐渐地体会出做爱的快感来,那种感觉是无以言表的,这种欢爱之情,真是刻骨铭心,一生不忘的。自己今后还能嫁给别人吗?还能接受别的男人吗?眼下也由不得她想那么多。
 
 
大丑的胆子大了起来,开始大幅度的动作,速度也加快了,插得小穴有了声音。
 
 
小聪美美的呻吟起来,也本能地配合着大丑,虽然动作很笨拙,也令大丑大为开心。
 
 
大丑一边干着,一边问:“宝贝儿,你舒服吗?”
 
 
小聪笑而不答,两条玉臂抱着大丑,抱得挺紧。
 
 
大丑说:“既然你不舒服,咱们就至此为止吧,不玩了。”
 
 
小聪说:“不嘛……不嘛……我不让你走……你是我老公……”
 
 
这老公一词令大丑很满意,他不再逗她了,奋起神威,发挥自己男子汉的魅力,插得花瓣开个不止。
 
 
大丑想看看自己的肉棒怎么发威的,便跪坐着,抬起她的两腿,仔细观察结合的情形。只见小洞含着一根大鸡巴,鸡巴一进,小穴便向两侧一鼓,两人体毛便触一下,随着肉棒的活动,淫水从结合的缝隙缓缓渗出,弄湿了两人的下身。
 
 
大丑故意把肉棒拔出来,便见一个圆圆的一个肉洞,像嘴巴一样,仿佛还微微动着。大丑一笑,和它亲了个嘴儿。
 
 
小聪叫道:“牛大哥,好脏的。”
 
 
这么一说,大丑马上又吸上几口,笑道:“宝贝儿,你身上哪有脏地方呢?
 
 
我喜欢亲你的。”
 
 
肉棒拔出,小聪感到一阵空虚,她低唤道:“牛大哥,快点。”
 
 
大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也不敢逗她,怕伤她的心。
 
 
他手持肉棒,对准靶心,“唧”一声,肉棒又回到温暖多汁的小肉窝,小聪长出一口气,像是无限满足。
 
 
大丑不再多说什么,鼓起干劲儿,肉棒横冲直撞,干得风狂雨骤,有声有色的。
 
 
小聪也不再矜持,张开小嘴儿,大声表现自己的感受。当然,和荡妇那种无所顾忌的叫床不一样,小聪毕竟是个要面子的少女,不可能在男人面前表现得那么不要脸,她的叫声是正常的健康的,她不能让大丑看不起她。
 
 
尽管如此,大丑也听得热血沸腾,他生龙活虎地干着,一下比一下急,一下比一下狠。小聪是经不起大风大浪的,大丑很快把小聪推向性爱的高峰,当那一刻,小聪大声的叫着:“牛大哥,我爱你。”紧紧抱住大丑不放。
 
 
这时,大丑还没有射呢,但他怕小聪受不了,也就不再动了,两人静静地享受着初欢的余味儿。大丑不想再压着她,一翻身,让小聪趴在自己的身上,等着呼吸慢慢的恢复均匀。
 
 
小聪合着美目,脸上带着残红,像一朵雨后的小花,那么娇艳动人,也宁静如夜。
 
 
休息得差不多了,大丑把小聪抱进自己房里,两人钻进被窝,同床共枕,一块入梦,像别人家的夫妻一样,享受艳福。
 
 
大丑抱着小聪的裸体,感到无限的满足,心说:如果这床上再睡着小雅与春涵,那就太完美了。自己一杆大枪,想爱哪个洞都成,不过目前,梦想只是梦想罢了,且看明天如何。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大大还真是豪迈呢  真是佩服
期待妳的后续文章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四十二) 初欢
 
 
大丑见到了小聪,也是格外开心,他拉着小聪的手,叫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打个电话。不是说在杭州逛西湖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小聪与春涵扶着大丑在沙发上坐好,小聪见春涵在旁,忙把手收回,脸上有点羞意。
 
 
她对大丑说:“我们是分批回来的,想继续玩的,可以继续前进;不想再玩的,可以回家。我是第一批回来的。”
 
 
春涵微笑道:“小聪妹妹,你为什么不多玩几天呢?难得出去一回。”
 
 
小聪笑笑,说道:“我想铁姐姐了,想牛大哥了,就赶紧回来了。”说着,用眼睛的余光一扫大丑。
 
 
大丑也不是低能儿,当然明白她想自己了。想到有一位小美女对自己相思,大丑说不出的高兴与得意,浑身的伤痛都没感觉了。
 
 
春涵的智商也不差,她心说:想我?哈哈,我还不明白吗?你想丑哥哥倒是真的。这小子何德可能,竟然有这等的艳福。嘴里却说:“小聪妹妹,我也正想你呢,你再不回来,我可要和你牛大哥去找你了。”这么说着,笑面如花。
 
 
接着,小聪又问起受伤的事,大丑便源源本本地讲述一遍,听得小聪脸色变了又变,对大丑全身细心的打量,生怕他有什么大伤。当他听说铁春涵的功夫了得,以一人之力,打倒几个大老爷们,不禁睁大美目,对春涵特别注意,好像刚认识她似的,半响才说:“铁姐姐,想不到你还是一位侠女呢。什么时候也教我两招。”
 
 
春涵拉过小聪的手,笑道:“这个好说,我一定得教你两手,免得让色狼占便宜。”说着,美目一瞥大丑。
 
 
大丑哈哈一笑,并不在意。
 
 
他瞅瞅左边,又瞅瞅右边,自感艳福无边,心说:如果她俩都是我老婆,我可幸福得直冒泡。像这样坐在沙发上,我可以一手搂一个,说多爽有多爽,给个皇帝作,我也不换。现在可不行,他搂小聪,估计没事,若是敢动春涵一下,也许要立刻变成猪头。
 
 
小聪见大丑没事,放下心来,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双女式皮鞋,对春涵说:“铁姐姐,这双鞋是我在北京买的,专门买给你的,你看合适不?”
 
 
春涵心里一暖,对这小妹妹的好感又加几分,她接过鞋来,打开包装,那是一双红鞋,样子很精致,光亮照眼。她一边看着,一边说:“小聪妹妹,这鞋真好看,我该怎么谢你才好呢。”
 
 
小聪说:“那没有什么,只要你教我几招女子防狼术就行了。”
 
 
二女同时望望大丑,然后,相视一笑,笑得很愉快。
 
 
之后,小聪下厨,给大家做可口的东西,这姑娘很有心,回来时,买来好几样菜,打算让大家大饱口福。
 
 
吃完饭,春涵看着大丑与小聪,说道:“牛大哥,你现在有人照顾了,今晚我去表嫂那里了,小聪会好好服待你的。”
 
 
一听“服待”两字,小聪的脸腾一下红了,想到别处去了。
 
 
大丑说:“好吧,有什么事,打电话回来。”
 
 
春涵点点头,开门走了,临走时,还在大丑与小聪的脸上各瞅了一下,目光中充满神秘感,还含着莫名的笑意。大丑隐约知道其中的含意。
 
 
春涵一出门,大丑便一把搂小聪入怀。告诉她,多日以来,自己有多么惦记她,想念她。听得小聪把头更深地埋进大丑的怀里,一脸的幸福感。
 
 
大丑忽然说:“小聪宝贝儿,今晚我们在一块睡吧。”
 
 
这话令小聪大羞,脸埋进大丑怀里不敢抬头,嘴里不满地说:“不嘛,我才不呢。我知道你的心思。等你伤好再说吧。”
 
 
大丑当然不会强迫她,再说,自己身体有伤,不宜办事,以后日子长着呢,还怕她飞了不成吗。这天晚上,两人看会儿电视,便各自回屋休息。
 
 
因为受伤,一连几天,大丑都没上班。因为只是小伤,用不几天,便恢复得差不多了。这几天里,春涵也时而回来瞅瞅大丑,看他身体如何,每次回来,都给大丑买些吃的,感动得大丑差点哭了。有这样的美女关心他,即使得了癌症,也能死里得活。
 
 
大丑的伤基本好了,他打算上班去,一个男人可不能老呆在家里,好人也会呆傻的,男人应该像鸟一样往外飞的。
 
 
这天晚上,电视节目不大好,大丑与小聪看了半天,都觉得没味儿。大丑直叹气,想到楼下租几本影碟看。
 
 
小聪说道:“不用了,我这次回来,在天津买了几本,很便宜的,也不知好不好。”说着,回屋找了几本。
 
 
大丑笑道:“小聪妹妹,不会是a片吧。告诉你,我可受不了刺激的。”
 
 
小聪白了他一眼,噘着嘴儿道:“你想得怪美的,我会让你看那坏东西学坏吗?”
 
 
随便放一片,大丑搂着小聪欣赏。小聪被他搂习惯了,也不在意,反而靠得更近。
 
 
这是一部枪战片,打得很激烈,看得两人惊心动魄,大呼过瘾。偏偏其中有一段香艳镜头,男主角狂吻女主角,都把舌头伸出来品咂,男的用手抓弄女子的乳房。这还不算,又把胸罩摘去,直接挑逗大奶头,把奶头给揉得硬起来。后来干脆扒掉小裤衩,给她插进去。虽然看不到二人的性器,但那动作,那表情,那喘息,那呻吟,实在具有很强的激发作用,看得两人都不自然起来。
 
 
小聪想不到还会有这种镜头,想站起来换片。哪知大丑管不住自己,一手抓住她的奶子,这么一捏,便捏得小聪全身发软。
 
 
大丑顺势一推,小聪躺在沙发上,大丑顾不得什么了,压在小聪的娇躯上,他知道,今晚无论发生什么事,自己也不能放过这漂亮的小妹妹了。
 
 
小聪又羞又怕,叫道:“牛大哥……不要……不要呀……你不能干那事……
 
 
你又不是我老公……”
 
 
大丑笑道:“我现在就当你老公,保证让你快活。”
 
 
不等小聪说什么,便吻住她的小嘴儿。
 
 
大丑已非当初的傻小子,现在他可是情场老手。他先用嘴唇在小聪的嘴上磨着,接着,又把舌头伸小聪的嘴里。
 
 
小聪感到一阵晕眩,同时,自己的香舌也被俘虏了。舌上的快感,使小聪本能地配合起来,她挣扎着,想把大丑的舌头挤出去,结果没达到目的,反而被人家大占便宜。
 
 
大丑的两手也过瘾了,不停地在小聪的奶子上做文章,揉得小聪不由得哼了出来。想推开魔手,无奈自己力小,全身没劲,只好让它为所欲为,把奶头弄得挺起来,乳房像入水的面包一样,不可遏止地胀大。
 
 
大丑当然不能到此为止,他很技巧地脱掉小聪的上衣,又拿下乳罩。小聪觉得一凉,没等她伸手去捂,奶子已落入大丑的手中。
 
 
小聪的奶子稍小,奶头嫩嫩的,弹性极佳,是抚摸的上品。大丑爱不释手,摸个不止。小聪受到如此挑逗,怎么不激动,她哼声更大了,娇躯不安的扭动起来。
 
 
大丑觉得奶子很美,便把嘴移到乳头上,贪婪地认真地舔了起来。
 
 
小聪的嘴恢复自由,欢快地叫了起来:“牛大哥……别……这样……这样下去……妹妹……会失身的……”声音柔媚,性感无限,听得大丑更是欲火如炽。
 
 
这边吸着,另一手伸到她胯间活动。
 
 
小聪被逗得受不了,偏又推不开他,只好一边甜蜜地叫着,一边按着他头,媚眼如丝,飞霞满脸。
 
 
不一会,大丑解开小聪的裤带,小聪用手去挡,无济于事。裤子下来了,神秘地带被一条粉色的裤衩隐藏着。
 
 
大丑想像着那里美丽的春光,他两眼都红了,一手很准确地按在小聪的裂缝上,又碰碰那粒相思豆。
 
 
小聪反应很强烈,娇躯颤栗,美目闭着,嘴里大声地叫出来:“牛大哥……
 
 
饶了我吧……妹妹好难过呀……”
 
 
大丑抬头笑道:“小聪呀,你下边都流水了。”说着,把水淋淋的手,放在嘴边,用舌头舔着。
 
 
小聪羞得不知说什么好,在她不知所措时,大丑已把她的裤衩褪下来。小聪用手去捂,大丑在她的手上摸着,嘴上说:“小聪妹妹,让我看看你这玩意长得怎么样?一定很美吧。”
 
 
小聪眯着眼,嘴上说:“那不行的……人家小姑娘的私处,怎么能让一个老爷们看呢。”
 
 
大丑厚起脸皮道:“只看一下就行。”说着,把小聪的手拉开。
 
 
这样,小聪的美穴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大丑的眼前。
 
 
圆润的大腿尽头,秀气的小腹下,在一片微黄的丛林的掩映中,一条粉红的裂缝,正微张着,从里边溢出了晶莹的露水。露水下滑,弄湿了腿根和浅红的菊穴。这是无比诱人的风景,大丑咽了口口水,舔舔嘴唇,伸手把小聪两腿抬起,使其屁股朝天。
 
 
这个姿势,使女人的魅力发挥到极点,下身的秘密一览无遗。
 
 
小聪叫道:“牛大哥……别看了……怪难看的……”
 
 
大丑手把着屁股,夸道:“小聪呀……你的穴真美,牛大哥一见,就想操一操。”说着,吸一口长气,把少女特有的腥味与香味全吸进来;两眼一眯,稍稍品味一下,接着,大丑一低头,便吻在小聪的美穴上,亲得唧唧直响。
 
 
小聪全身如触电一般,嘴里叫道:“牛大哥……别这样呀……你这样……妹子会死掉的……”
 
 
大丑抬起湿淋淋的嘴,笑道:“妹妹,我怎么会让你死呢。我一定会让你快活似神仙一样,让你一辈子记得牛大哥。”
 
 
说着,用手扒开小聪的花瓣,使其洞口大开,嫩肉更多,淫水更急。再一低头,一边疯舔着,一边狠吃着,快乐得小聪直胡说八道。
 
 
长这么大,也没有这样受过男性的欺侮,她的欲望之门,叫大丑打开了,她觉得每个细胞都处于兴奋之中,每一根神经,都被快乐的波浪拍击着,她醉了,她要晕了,她愿意就此与心上人一块上天堂,寻找极乐。
 
 
在她迷迷糊糊时,身子被放低,突然一根硬东西顶在自己的小洞上。她好奇的睁开了眼睛看,那是一根大肉棒,硬如铁棒,又粗又大的,自己的小洞能放下吗?她还想起自己的母亲,当年是那么留恋继父的家伙事儿,母亲那时一定很爽吧?这根大怪物插进来,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在这当口,大丑还问了一句:“小聪妹妹,我想操你,让操吗?”
 
 
小聪摇着头,哼道:“不、不、不……不让操……”
 
 
“操”字一出口,小聪羞不可抑,从小到大,没说过这个脏字。
 
 
大丑哈哈一笑,吻一下她的小嘴儿,肉棒一挺,龟头便套了进去。
 
 
这么一下,小聪便感到不舒服了,“牛大哥……痛呀……快出来吧……”双手搂住大丑的脖子,皱着眉头。
 
 
大丑哪能刹车呢?
 
 
他安慰小聪道:“宝贝儿呀,忍一下就好了,包你快活。”说罢,舔几下她的奶子,使小聪神经放松不少。
 
 
在她不经意时,大丑一挺屁股,龟头像一把刀,刺了进去,大丑感到那层膜破了,小聪痛得哎呀一声大叫,两颗泪珠流了出来。
 
 
大丑赶忙停止进攻,他不忍心让小聪受苦,他伸出舌头,爱怜地在小聪的俏脸上舔着,把她眼泪舔干,舔得小聪觉得好痒好舒服。
 
 
有半天,大丑都不敢动。但他的手可不老实,在小聪的玉体上随便揩油,摸得小聪想笑。过一会儿,大丑见她的眉头稍展,便知趣地把肉棒做小幅度抽动,虽然不怎么过瘾,大丑也知足了。
 
 
小聪并没有什么更大的难受,大丑看在眼里,便一点一点推进肉棒。终于,不知不觉中,肉棒顶在小聪的花心上,顶得小聪啊的一声,大丑听得出来,这一声绝不是痛苦。
 
 
大丑嘴里吻着小聪的奶头,肉棒慢慢地插着,到底是处女的穴,真紧呢,包得肉棒密不透风,里边好暖,好湿,好滑,被包裹的美感,一波波的传遍全身,令大丑满足地喘息着。心里得意洋洋。
 
 
小聪也顺过气来了,渐渐地体会出做爱的快感来,那种感觉是无以言表的,这种欢爱之情,真是刻骨铭心,一生不忘的。自己今后还能嫁给别人吗?还能接受别的男人吗?眼下也由不得她想那么多。
 
 
大丑的胆子大了起来,开始大幅度的动作,速度也加快了,插得小穴有了声音。
 
 
小聪美美的呻吟起来,也本能地配合着大丑,虽然动作很笨拙,也令大丑大为开心。
 
 
大丑一边干着,一边问:“宝贝儿,你舒服吗?”
 
 
小聪笑而不答,两条玉臂抱着大丑,抱得挺紧。
 
 
大丑说:“既然你不舒服,咱们就至此为止吧,不玩了。”
 
 
小聪说:“不嘛……不嘛……我不让你走……你是我老公……”
 
 
这老公一词令大丑很满意,他不再逗她了,奋起神威,发挥自己男子汉的魅力,插得花瓣开个不止。
 
 
大丑想看看自己的肉棒怎么发威的,便跪坐着,抬起她的两腿,仔细观察结合的情形。只见小洞含着一根大鸡巴,鸡巴一进,小穴便向两侧一鼓,两人体毛便触一下,随着肉棒的活动,淫水从结合的缝隙缓缓渗出,弄湿了两人的下身。
 
 
大丑故意把肉棒拔出来,便见一个圆圆的一个肉洞,像嘴巴一样,仿佛还微微动着。大丑一笑,和它亲了个嘴儿。
 
 
小聪叫道:“牛大哥,好脏的。”
 
 
这么一说,大丑马上又吸上几口,笑道:“宝贝儿,你身上哪有脏地方呢?
 
 
我喜欢亲你的。”
 
 
肉棒拔出,小聪感到一阵空虚,她低唤道:“牛大哥,快点。”
 
 
大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也不敢逗她,怕伤她的心。
 
 
他手持肉棒,对准靶心,“唧”一声,肉棒又回到温暖多汁的小肉窝,小聪长出一口气,像是无限满足。
 
 
大丑不再多说什么,鼓起干劲儿,肉棒横冲直撞,干得风狂雨骤,有声有色的。
 
 
小聪也不再矜持,张开小嘴儿,大声表现自己的感受。当然,和荡妇那种无所顾忌的叫床不一样,小聪毕竟是个要面子的少女,不可能在男人面前表现得那么不要脸,她的叫声是正常的健康的,她不能让大丑看不起她。
 
 
尽管如此,大丑也听得热血沸腾,他生龙活虎地干着,一下比一下急,一下比一下狠。小聪是经不起大风大浪的,大丑很快把小聪推向性爱的高峰,当那一刻,小聪大声的叫着:“牛大哥,我爱你。”紧紧抱住大丑不放。
 
 
这时,大丑还没有射呢,但他怕小聪受不了,也就不再动了,两人静静地享受着初欢的余味儿。大丑不想再压着她,一翻身,让小聪趴在自己的身上,等着呼吸慢慢的恢复均匀。
 
 
小聪合着美目,脸上带着残红,像一朵雨后的小花,那么娇艳动人,也宁静如夜。
 
 
休息得差不多了,大丑把小聪抱进自己房里,两人钻进被窝,同床共枕,一块入梦,像别人家的夫妻一样,享受艳福。
 
 
大丑抱着小聪的裸体,感到无限的满足,心说:如果这床上再睡着小雅与春涵,那就太完美了。自己一杆大枪,想爱哪个洞都成,不过目前,梦想只是梦想罢了,且看明天如何。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大大还真是豪迈呢  真是佩服
期待妳的后续文章

这文章真够牛b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8.xyz/renqi/7185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