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放学后~濡湿的制服

序章  鬼畜淩辱计划的诞生  「……啾呜……啾噗、啾呜……啪喳……呜呜呜……」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序章  鬼畜淩辱计划的诞生

  「……啾呜……啾噗、啾呜……啪喳……呜呜呜……」

    昏暗之中——。同时传来唾液啪喳啪喳的淫秽声响甃甂甀甄,以及年轻女孩含糊不清的呻吟。我带着施虐的且光低头俯视我脚前的少女,并以近似催促的口吻斥喝她。

  「喂、步。你这种要吃不吃的舔法算是哪门子的口交啊。……要像在品尝美味佳肴似的舔弄啊!」

  一头水蓝色秀发的美少女被我下令后鼗靿鞅鞄,立即痛苦地皱起眉头,一边继续用她的樱桃小嘴侍候我这根几乎要将她粉嫩脸颊撑爆的巨大肉棒。步任她湿热的小舌缠住了压迫在地喉咙深处的龟头,并舔弄起浮在肉棒上的青筋。将整个龟头部位大口地衔在她弹性q软的樱唇里后,头部就这样前后摆动了起来,并以她窄小的嫩唇疯狂地摩擦着肉棒。

  隐藏在她左右淩乱敞开的制服外套和衬衫里,一双巨大的乳房彷佛快将扯落的粉红色胸罩爆了开来似的,不时在她的胸前晃来晃去的摇动着。

  「很好、不错哦。就是这样,速度再快一点啊……快啊!」

  我一边从龟头和勃起的肉棒,感受一股彷佛浸淫在烈火般的剧痛感中,一边再次以粗暴的口气命令她。

  「咕……嗯嗯……?!要人家再快一点……人家做不来啦,啊……」

  步就这样将肉棒含进她的口里,用着痛苦的声音泣诉着,并擡头望着我。

  「……是吗、你做不来啊。我是无所谓啦。不过、如果你不肯听我的话……恐怕我只好将你那件龌龊事公诸于世了唷。嘻嘻嘻嘻嘻。」

  「……呜!我……我做就是了啦……」

  少女如绿宝石般翠绿的明眸泛起了泪光,脸上浮现出悲伤的神情后,随即再次加快她口中的动作。黏稠的唾液从她的嘴角滴滴咚咚地流了出来,沿着下巴流到了脖子上。

  「……呼呣、啾……啾噗……哈呣、呜咕……嗯嗯……呣嗯嗯……」

  「这就对啦。只要肯做的话,哪里能难得了你呢。呵呵呵。我的肉棒可是琢磨你成为女人的重要宝物呢。你可要全心全意的侍奉它喔。」

  「呜呜……是、是。……老师的肉棒……非常的、好吃……。滑溜溜的肉汁……吃起来咸咸的……喉咙、好像快要着火的样子……」

  步紧缩的樱唇碰触龟头后,发出了啾噜啾噜的猥亵声响,并且吸吮龟头上不时渗出的精液,咕噜咕噜地将这黏糊糊的淫汁给吞了下去。

  嘻嘻嘻……。这丫头已经完完全全成为我的肉奴隶了。

  这一个月来,对她辛苦的调教总算没有白费,得到应有的代价,让我感到相当的满意。

  我的名字叫做——涉井隆司。在名门女校『圣神女子学园』担任化学老师一职。

  在这所女子高中己任职了将近快一年。而让我原本每天一成不变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是发生在一个月以前。没错、我在一个月前的某一天,突然蜕变成一个全新的自我!

  在放学后昏暗的化学实验室里,我一边命令堕落成我悲惨肉奴的二年级女学生天河步,要她用淫秽的嘴来帮我口交,一边忘我地回想起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

  *  *  *

  一个月前,那一天的放学后。我如往常一样偷偷摸摸地溜进无人的教室里,并搜括起学生们书包内的衣物。由于大多数的学生会把教室当成更衣室,当场换起社团活动的制服,所以直到刚才为止,教室里正举行了一场女学生们集体更衣的行动。

  无人的教室里,弥漫着一股年轻女孩从肉体自然散发出来的甜美余香,所以这里是我物色宝物的绝佳场所。我从书包内驭出了制服和内衣后,顺手拿起来板开上头的气味,这种会刺激人类兽欲的甜美芳香,常常今我心荡神驰、久久不能自己。

  (嗯嗯…我受不了了。女学生的内衣。…哦、这是刚脱下来的体育裤吧?!)

  我将这诱人的体育裤包覆胯下的股间部位,凑近我的鼻尖后,拚命的吸着。

  如同吸食麻药般的快感,瞬间从我的鼻腔爆裂至脑髓,今我不由得地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大量沾染的汗水以及征微渗开的淫液完全混合之后,酝酿出一股非常危险的淫臭。

  (嗯~、这味道好香哦。今天就决定拿这件回去吧……)

  偷换上次先准备好的新体育裤后,随手将这件留有女孩绝妙体味的体育裤,硬塞进白衣口袋的我,推开了教室的拉门,确认走廊上没有人之后,便离开了教室。

  ——如此一来,那一天放学后的淫靡仪式也在暗中悄悄的揭开了序幕。

  以创立百年传统为豪的名门女校『圣神女子学园』。传闻中,女学生个个都犹若天使般的纯洁,带着淫欲妄想的我,费尽了千经万苦终能在这所女校谋得一职,在任教了一年的时光复,最近突然才惊觉想像和现实之间的落差,居然大的令人徒增叹息罢了。无论她们的外貌或性格,完全和「名门千金」这个字眼扯不上任何的关系。难道说选择这所学校是个错误吗?难道说能够满足我的那种纯洁清秀的漂亮女学生都已经绝迹了吗……不知不觉中,害得我每天都过着郁闷的生活。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平时那几位特别有好感的女学生们。

  以身为名门女校的女学生来说,这几位可爱的美少女完全符合资格。我总是站在远处眺望着,暗自倾心的美少女们的倩影,将她们视为我猥亵肉欲的性幻想对象。

  好吧……今天就决定去见见我那群可爱的天使们吧……

  闻着女学生们内衣和体育裤上的气味,一股有如吸毒般的快感随即麻痹我的脑髓,我借着这股气势,宛如天真的少年般,兴高釆烈的开始巡视起我中意的美少女。

  由于这天轮到我值夜班,所以我必须留在学校里过夜。打从这天起,值夜班的人全都换成了非级任导师的学科老师来担任,这对身为第一打击手的我来说,简直就是逼我去做一些无聊的琐事。虽然没有少女们走动的校园,就像是没有人烟的女澡堂一样,可以说是无聊到了极点,于是我脑筋一转,心想不妨利用现在这个大好机会,打个手枪来打发时间吧。

  于是,我决定先大量储备一些能满足我兽欲的淫肉点心,以备我往后的不时之需。

  当我偷窥音乐教室时,正好看见了吹奏乐社的学生正在进行例行的练习。各种管乐器的音色此起彼落,社员们有时调整自己的乐器,有时凝视着乐谱不知在上头写些什么,有时则互相交头接耳的讨论。或许走因为比赛即将到来,所以室内充满了战战兢兢的紧张气氛。

  在这群女学生之中,我发现了她的身影。

  柔和低垂的眼角,配上可爱双眼皮的清澈明眸,外加凸显好脾气的弯弯柳眉,以及一头在背后舞动的酒红色秀发——三年c班的水野明里。负责吹奏长笛的她,用她那有如布丁般弹性q软的粉樱色小嘴街着长笛,一脸认真的埋首练习。

  任职这间学校大约一年的时间,如今几乎所有的女学生都对我敬而远之,但唯有明里一人不断地对我释出温柔的笑颜,愿意主动和我说话。她的存在有如校园里的甜姊儿,任何人见了都会喜欢上她。成绩也相当的优秀,老家听说更是大有来头,父亲经营一家非常庞大的公司。无论是美貌、气质、头脑、家世等,一切都近乎完美,是个名符其实的「千金大小姐」。唯有像她如此纯洁的女学生才有资格继承这所女校的传统。

  我偷偷的视奸着热衷于练习的明里。

  几乎要将胸前的制服给撑爆般,看似非常硕大且柔软的乳房,腰部明明看起来很紧实纤细,然而臀部却性感丰满,宛若是蜜桃般的浑圆丰腴。在即将蜕变成成熟女人之前,她那鲜嫩多汁的半熟肉体令我为之疯狂。

  我望着以嘴吹奏长笛的美少女,彷佛理所当然的在心中描绘起她口交的淫态,感觉血液一下子全都集中到下体来了。我从白衣的口袋里,取出我平时最爱且经常携带在身上的数位相机。这是我花了大把钞票买回来的最新型数位相机。无论是画质或操作性能上,完全没有一台相机能够比得上它。

  (有了这个如虎添翼的武器,今天肯定又可以多增加一个少女,成为我性幻想的对象啰。嘻嘻嘻嘻嘻)

  我站在门后,偷偷地将明里的樱唇贴在长笛上的模样,啪喳啪喳地连续拍摄下来。

  —好了。接下来去体育馆吧……」

  偷拍了几张不错的照片后,我心满意足地离开,转往下一个猎艳场所……。

  在体育馆内,篮球队的队员们一边精神抖擞地齐声呐喊,一边专心致力于社团的练习活动。指导教练吹着哨子,尖锐剌耳的哨音回荡在馆内的空气中。

  唉呀、还是女学生最棒了。青春跃动的肉体、热情飞散的汗水、柔软晃动着富有弹性的乳房、加上紧实健美的大腿,以及紧紧夹入下体的体育裤——。让我完全忘了自己刚才还在悲叹「难道选择这所学校是个错误吗……」的感叹,不知不觉中看着少女们美丽肉体的我,几乎要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

  不过,我来体育馆的目的并非纯粹做这样的事情。我的目光朝向体育馆的某个角落,一群待在舞台下方一角,勤奋练习的啦啦队队员们。

  这所学校的啦啦队,具有很高的水准,学校里就有不少的女学生,是为了想要加入啦啦队才会选择进入本学就读。    我是为了看她练习的模样而来的,一年d班的藤原静音也是想加入啦啦队而入学的学生之一。  

  站在一群身穿啦啦队制服的学姊身旁,静音一身体育服和体育裤的打扮,正在进行表演前的排练练习。还是一年级的静音,应该还没资格穿上啦啦队的制服吧。和其他一年级的女学生一起紧紧的排成一列,配合学姊按一定节奏拍手的号令,来回地转动手里拿着的指挥棒。指挥棒应该是标准的尺寸吧,但拿在静音的手上,看起来却好像格外巨大的样子,总觉得样子非常的奇怪。左右两边各扎着短短的辫子,彷佛让人感觉不出她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模样看起来天真又可爱。说话有时也会结巴,给人一种比实际年龄还要小的感觉。

  事实上,静音是我的表妹。因为大学时代,我曾当过她的家庭教师,透过这层关系,所以即使到了现在,她仍像只小狗一样的黏着我。就算在校园内,她也像从前一样,喜欢待在我身旁,所以我有时也会惨遭其他老师们的白眼对待,但我总向他们解释说「她是我的亲戚」,以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从不避讳他人眼光,每天口齿不清的喊着我「隆司哥哥!」,黏着我不放的静音,虽然偶尔让人觉得她很烦,但毕竟在这所学校里,她绝对称得上是屈指可数的美少女。在我当她家庭教师的时候,不知有多少次想要做出朝她纯洁的脸上射精的冲动。后来,我逐渐清楚的意识到,不知不觉当中我早己将她视为我一逞兽欲的对象了。  

  喀喳!啪喳!我使用从怀里拿出来的数位相机,偷偷地拍摄如稚女般幼小的少女身穿体育服的模样。大量地捕捉她在白色体育服里微微凸出的小巧乳房和可爱的臀部,以及光滑细嫩的大腿等部位的特写镜头后,终于感到心满意足的我,这才心甘情愿地离开了第二个猎艳场所。

  「好了、接下来是网球场……」

  我将数位相机悄悄藏在白衣底下,兴高釆烈地朝下一个巡视的目标路线移动。

  这个地方在校园内也算足独具一格的美丽角落。湛蓝的青空下,女学生们香汗淋漓的挥着球拍,短裙随风飘逸,毫不吝啬地展露她们裙下的春光和稚嫩的大腿。

  无论是女孩子们贴身的网球衣或是运动用的膝袜,裙内所有的一切全让人尽情的一览无遗,光凭这点就能激发人类的兽欲。我不禁暗自窃喜,躲在栏杆外的树荫下,目不转晴地凝视着眼前的绝景。

  首先,我张大着眼睛,寻找着目标猎物的正确位置……搜寻之下,这女孩一如往常仍旧躺在她的「专用席」上。

  我的视线停留在被设置于网球场一旁的大型遮阳伞和帆布躺椅。网球队的队长——三年级的冰川玲,将学校的网球场变成了一处优雅的避暑圣地。

  舒舒眼眼地躺卧在帆布椅上的冰川玲,此时正享用着玻璃杯内盛满的清凉饮料。

  她的身旁,站着两名模样看起来像是牛郎的年轻男子。冰川玲以她私人专属教练的名义为由,随随便便第就将他们带进校园里。

  玲平时总是总是这副模样,有时躺在帆布椅上消磨时间,有时会到运动场旁的学生活动中心稍作休息,从没见她特别认真的练习,每天过着看似无聊的浑噩日子。对于她这位拥有全国大会第一纪录保持人的队长,想必没有任何一位队员敢违逆她的意思,冰川玲简直就是以女王的身份来统治些个网球校队。

  另外,她在校园里之所以能有女王级的待遇,并不全是因为她在网球上的实力。

  由于父亲是学校的理事,经常捐赠巨额的款项给学校,所以冰川玲可以为所欲为的做她自己想做的事,每天过着优渥的贵妇生活。

  若要我以一句话来形容她的性格——就是「烂人」一个。骄纵倔强的千金大小姐脾气,一副不把人当人看、旁若无人的彪悍野丫头。彻底瞧不起我这个人,只要一有事就不停的数落我。虽然我有个「乌贼男」如此不值得高兴的绰号,但这也是出自玲的杰作。因为我习惯一发情便马上冲进厕所里打手枪的怪癖,不知不觉中身上自然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气味,所以玲才会如此嘲笑我,让我成为大家眼中的笑柄。

  如此意谓着,其实她的存在对我而言,应该算是个眼中钉。然而,我却感觉到玲这样的女孩身上,有种让人难以抗拒的魅力。如同火焰般闪闪发亮的金发,好胜自负紧紧皱在一起的眉毛,以及自命清高的美丽瞳孔,就连平常喜欢愚弄人,嘲笑人的樱桃小嘴也散发出浓郁的芬芳。没错。在学校里她也算是属一属二的超级美少女。

  我躲在树荫下,和往常一样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那丰腴姣好的肉体。

  看似拥挤的闷在里面,感觉起来几乎要将网球服给撑爆的雄伟巨乳,尺寸足足有九十公分之大。宛若被削平似的往里头紧缩的柳腰,以及紧实有弹性的完美翘臀,还有那丰腴有肉的大腿,都在显示出她如此奢华的好身材。我从白衣里取出数位相机,一边注意不要被人发现,一边连续按下快门,拍下她那诱人犯罪的肉体。

  就在这个时候,我透过数位相机的镜头,发现了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高大壮汉。他是冰川玲的贴身保镳河合。这家伙也是玲随心所欲私下带进校园里的男人,我不知道衣领究竟被这名强而有力的壮汉给揪过多少次了,也不知道被他踹过了多少次,还被当成走野狗般对待,叫我「滚到一边去」。

  (要是被那家伙发现的话,可就麻烦了……)

  有了这样的认知,虽然对玲这身肉弹般的火辣身材仍然感到依依不舍,我也只好任由股间的肉棒欲火贲张、热血沸腾,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网球场。

  (……接下来……嘻嘻嘻……说起肉弹般的火辣身材……)

  我整个人早巳被下一个猎艳场所里的美少女给占据了整个脑海。

  一边压抑急切的心情,一边再次返回校舍后,我来到了位于二楼的图书室。

  (……哦喔、她在这里……嘻嘻嘻。)

  我的目光,随即被这位女学生的倩影给吸引过去。

  少女从一身法兰绒西装外套的学生制服模样,换成了有点类似田园女仆风的图书委员制服,忙碌于将书本排列在书架上的整理工作。纯和风式的乌黑长发,如洋娃娃般的可爱脸颊,白里透红的美丽粉肌,以及一对大得足以让人倒吸一口气,眼看就快要掉出来的柔软爆乳,点缀在那纤细窈窕的肢体上——她就是三年a班的立花千秋。

  我一边假装到处搜寻书架上的书本,一边暗中悄悄的偷看她的身影。

  虽然她安静沈稳的气质不太引人注目,但外表绝不亚于明里或玲,简直就是人间百年不得一见的极品。发现了我出现的千秋,面无表情的对我微微点了一下头,打了个招呼后,脸上的表情依旧像是带了张面具似的,继续将成堆的书本从书架上拿出来,再移到别的书架上去。

  看起来她似于是在进行将书本重新编排的例行工作。

  在她美丽的外表下,多添了几分不为人知的哀愁感。至今为止虽然试着和她说过几次话,但她绝不多说无关紧要的事情,也几乎不曾展颜欢笑。性格上似乎没有自我主张也难以与人沟通融洽,对于像我这样残酷成性的虐待狂来说,只能联想到她浑身散发出「快来虐待我吧」,这般具有被虐待狂的气质。

  见她乌黑亮丽的秀发轻柔飘逸,不知不觉地感到一股情欲涌上心头,啊啊、好想摸摸她的发丝,使劲闻闻她的发香。当她想要拿起书本而弯下身来的时候,波浪褶边的长裙裙摆随之飘动,微征泛白的双脚在裙里若隐若现的,搞得我心里奇痒难耐。即便长裙的布料很厚,却隐藏不了她丰腴的臀部曲线,往上翘得恰到好处的臀肉,那种浑圆的肉感,彷佛微微的左右晃动着。

  我悄悄取出数位相机后,躲在书架的后方开始偷偷拍摄起千秋埋首工作的模样。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完全忘我的浸淫在透过镜头视奸着千秋性感胴体的快感下,随后便匆忙的离开了图书室。

  (嘻嘻嘻……今天的作品也是杰作、杰作啊……)

  一个接着一个的连续偷窥完校园内屈指可数的美少女之后,我整个脑海中全都是淫荡的绮丽幻想。将我的肉棒代替水果,塞满了她整张嘴的明里;不再挥舞指挥棒,而走灵活操弄肉棒的静音;穿着性感网球衣,摇着她弹性q软的翘臀勾引我的玲;以及穿着一身女仆装,直接搓揉起她丰满的巨乳以示性感的千秋,像是跑马灯般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全身的血液一口气集中到我的股间。

  从白衣上方也能明显得看得出来,我那根充满活力、血脉贲张的肉棒正往上勃起。

  「唔……不行了。再也忍不住了……!」

  我赶紧冲到附近的男厕里,进入大号用的个别室之后,将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一边把偷来的体育裤按在鼻子前,将裤子上的淫臭用力的吸进鼻腔内,一边想像着四位美少女的淫荡痴态,沈醉在激情的自慰中。

  「唔喔……咕喔哦喔哦喔哦哦喔喔哦哦哦……!」

  我像发了疯似的不停地搓动手中硬挺的巨大肉棒,进行了数次激烈的射精。明里一次、静音一次、以及玲和千秋各一次。共计四次连续射精,最后才终于心满意足地松了口气。尽管手淫已是家常便饭,但是像这样无与伦比的狂射,就连我也佩服起自己来了。

  (气死人了。今天不知又白白杠死了多少宝贝的精虫。无论如何,我好想将这些优秀的遗传因子全部倾巢而出,发泄在那群可爱天使们的肉壶深处啊……)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的用卫生纸清理干净之后,随即离开了厕所。

  走出了厕所后,发现暮色已逐渐昏暗。我拼了命的劝阻自己那股想要直接冲回家的欲望,直接返回了我原本应该准备值夜班的教职员办公室里。

  ——于是,就在这天夜里,发生了一起改变我命运的关键性事件……!

  手表的闹铃响起,我意识到八点半的巡视时间到了,尽管内心感到万分的厌恶,但我还是得按表操课,开始了夜间的巡视工作。校园内连个日光灯的照明也没有,无穷无尽的黑暗笼罩着整座校舍。我一手拿着手电简,离开了除了我之外,已经空无一人的教职员办公室。我按照顺序从一楼巡视到三楼的教室。四处并没发现有任何的异状。

  对于距离下次巡视时间,可稍作短暂休息而感到高兴的我,内心盘算着,待会儿走要观赏用数位相机拍摄下来的美少女偷拍画面呢,还是再来搞个几炮。我带着难掩的兴奋之情,回到了一楼的办公室。

  正当我要拉开教职员办公室的拉门时,突然察觉到屋内似乎有人的动静,让我的身体瞬间紧绷了起来。究竟是谁,在教职员办公室里鬼鬼祟祟地,究竟想要搞什么鬼!

  我小心翼翼的避免发出声音,然后慢慢地将门拉开。

  (啊……!那是……?!)

  眼熟的女学生,打开了某位老师办公桌的抽屉,不知在找些什么的样子。

  系着黄色蝴蝶结的马尾,一把水蓝色的秀发随之轻轻晃动。

  她是二年d班名叫天河步的女孩。

  这名女学生虽然态度有些傲慢自大,时常若无其事地喊我「乌贼男」,一副把我当白痴耍的样子,然而却是个模样清纯可爱的美少女。因此我暗中悄悄的盯上她,但由于放学后不常见到她的人影,所以我才会将她从定期巡视的对象中除名。

  都什么时候了,步究竟在搞什么……如此纳闷的我藏身于黑暗的走廊上,目光继续追逐她的动作。女孩不知在搜些什么的那张桌子,正是数学老师的办公桌。

  仔细一看,步的手里正握着几张考试卷。平时的她就给人轻浮毛躁的感觉,再加上考试前夕偷窃测验卷,看来似乎是想企图作弊的样子。

  「还剩一张……!不快点儿找到的话,乌贼男回来就惨了……」

  步一边在嘴里如此喃喃自语的嘀咕着,一边拼了命的翻遍数学老师的办公桌。

  或许是因为没人在才会粗心大意吧,也或许是她连察觉有没有人在的余力也没有,顾不了自己的裙摆蓬乱,宛入无人之地般,迳自埋首于偷窃的行为之中。

  (呵呵呵……脑筋似乎不太好,不过身体方面的发育却相当不错哩……)

  尽管不如玲和千秋那般优秀,但她性感的肢体却紧紧地掳获男人的淫欲之心。

  望着她那紧实弹性的大腿,以及大腿尽头泛白的丁字裤,我一边任由股间的肉棒欲火难消,一边关掉闪光灯的装置,偷偷以数位相机,连续拍摄下她偷窃的行为。

  起初,原本只是带着轻松的心情,想把她当成今晚自慰的性幻想对象,而不由自主地按下快门。

  然而,我的脑海里,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闪过了一个鬼畜施虐的主意。

  (对了!拿这张决定性的照片作把柄,来要胁那个傲慢自大的少女吧!)

  这种奸计,肯定是只有我这种人才想得出来的鬼点子吧。我一边在脑海中构思该如何威胁她的手段,一边仍旧继续啪喳啪喳的偷拍她不被允许的不法行为。

  *  *  *

  「嗯呣……呼……啾噗……啾呜……啾噗、啾噗嗯……嗯啾……」

  于是,之后整单一个月。步就这样如我所愿,完完全全成为了我的性奴隶。

  值夜班的翌日,我叫步于放学后来化学实验室找我,然后将我用数位相机捕捉到具有决定性的犯罪瞬间画面,用印表机给列印出来,呈现在她的眼前。

  最初,步虽以她傲慢自大的语气一口咬定说「这是乌贼男你自己随意拼凑的合成照吧」等借口推托,然而经我恐吓她「既然如此,我就帮你将这些照片大量的散布在校园内好了!」之后,步强硬的态度才逐渐消失,开始显露惊慌,不知该如何是好。

  再加上我一改以往的性格,面露狰狞的模样,可能也是造成步陷入极度惶恐的原因之一。没错。我终于露出隐藏在身体内,那股强烈施虐的本性,想要张嘴撩牙地活吞下眼前那只令人垂涎的猎物。

  我压根儿就投空理会嚎啕大哭的步,这一天,我强行夺走了她的处女。

  于是,从那以后,只要我一高兴,我就会召唤美少女,在放学后来化学实验室,就这样在肉欲的驱使下,我持续不断的调教我的性奴隶。

  「呣……嗯嗯……啾、啾噗……啾呜……啪喳……嗯噗……」

  步颈部的动作逐渐趋于强烈,用她窄小的樱唇和粉舌不断地刺激我的龟头和肉棒。在透过尿道黏膜,彷佛整个被她吸干殆尽似的酸甜快感冲击下,我不由得地逼迫步仰起下颚,然后迳自地一把抓起了她的头发,开始残暴地对她加以蹂躏。

  「嗯噗……呣呜?!呣嗯嗯嗯嗯嗯?!

  有如香喷喷的肉厕。配合我在她微温黏糊的双唇里,爽快抽送肉棒的进出动作,步痛苦地蠕动着她的小舌,一昧地将妖艳肉欲的快感,一点一滴的慢慢注入在我的肉棒上。在舌部蠕动和柔软樱唇的刺激下,让我一下子涌现出射精的强烈冲动。

  「呜、喔喔……听好了、我好像快要射了!尽情品尝我精液的鲜美滋味吧!」

  我更加用力的抓起步水蓝色的秀发,将龟头顶入她滑溜的喉咙深处。

  「嗯!嗯嗯呜!嗯呜、呜呃、呜呜呜呜!」

  眼睛里忽然爆发出强烈的白色火光,而我困在少女口中的龟头膨胀到了极限。

  伴随着脑髓感到一阵酥麻的快威后,灼热的精液喷泉灌注在步的喉咙深处。

  噗咻!咚噗!噗咻噗咻!咚噗咻噗咻噗咻噗咻!

  肉棒历经几次的收缩,随之喷出的大量精液玷污了美少女的嘴。如此惊人的流量和气势,迫使步的眉头痛苦地揪成一团。少女努力的想要吞下精液,喉咙咕噜咕噜作响,虽然拚命努力咽下,但大量喷出的白浊精液却已经射满了她的口腔。

  噗的一声……!当我将巨根拔出后,失去平衡的少女整个屁股跌坐在地板上。

  从她拉开肉栓的粉红色嫩唇中,不一会儿漏出了黏黏稠稠的白浊精液。

  「咕呜……咳咳、咳咳!呜呜呃……咕……咳咳、呕咳!」

  喉咙被我浓稠的精液给狠狠蹂躏的步,呛得面红耳赤之后马上哽咽了起来。

  (嘻嘻嘻……精液是不是有够猛的呢……)

  从嘴角滴滴答答流出精液的美少女,模样看来似乎真有如肉奴隶般的狼狈。

  「……喂、你要坐到何时才肯起来。快起来啊。靠在桌子上,屁股擡上来!」

  我将手伸到了少女的腋下,硬是将她抱起来后,冷不防地要她趴在桌子上。

  「啊呀」,发出如此叹息的声音后,少女泪眼汪汪的向前扑倒在桌子上,随着她趴下的劲道,迷你裙的裙摆飞的一下掀了开来,那双蛊惑男心的丰腴大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那股熟悉的刺鼻味,直接冲入了我的鼻腔。这是少女的汗味和体臭,加上从肉壶里渗出来的分泌物味道混合而成的天然芳香。我闻到这股香味整个人变得更为兴奋,忍不住将手伸到步的裙子里,当手指一碰到小裤裤的边缘时,使一口气将它扯了下来。

  对女人而言最为重要的娇羞肉花,毫不掩饰地映入我的眼帘。

  「哦、嘻嘻嘻……女高中生的淫乱小穴穴……呜嘻嘻嘻嘻嘻。」

  「啊啊……老师……。我求求你……今天就放过我吧……」

  当我将缩成一团的小裤裤,从步的两只脚踝拿掉之后,她一边摇晃着她那弹性q软的两颗臀肉,一边如此的恳求我。就在我企图用力的叉开她那被我张得大开的双脚时,大腿上的筋肉顽抗的紧绷起来,更增添了几分性感的姿色。

  「嘻嘻嘻。你想我有可能轻易放过你吗?老子的肉棒、今天也给我好好服侍吧!」

  我带着施虐的语气如此吼叫完后,硬是将我直挺挺的肉棒猛力顶进美少女那片还不算完全湿润的秘裂里,用力的埋了进去。虽然才刚射完精,但是肉棒早巳处于备战状态。我凭藉蛮力撬开少女紧密的肉穴,将我那根勃起到雄伟硬挺的肉棒连同根部,深深的填入了少女尚未完全打开的膣内。

  「啊呜呜鸣……好不舒服哦……!」

  步被我以狗交式从身后爽快的穿刺她的肉壶之后,整张脸难过得扭曲变形。

  「嘻嘻嘻。不舒服只是刚开始罢了。待回儿就会慢慢变舒服的……来吧!」

  大把抓起两颗臀肉的我,开始进行汹涌澎湃的活塞动作,蹂躏起她那狭窄的淫乱肉壶。

  肉褶在我的强行挖剐之下,步发出痛苦的悲鸣。淡茶色的肛门,如同嘴唇收缩一般,不停的抽动着。在我肉棒进出的同时,宛如饭碗般有着美丽曲线的乳房不停地摇摇晃晃,乳峰上淡桃色的性感乳蕾,配合柔肉的震动,彷佛画圆似的摇动着。

  「啊啊、老师……啊呀啊呜呜!」

  水蓝色的马尾激动得蓬松、乱跳。

  我依照先前的预告,肉棒激烈地进出她的肉壶,在肉裂被我贯穿之际,少女终于逐渐地一字一句吐露出恼人的呻吟。这一个月来,持续接受我性虐待的调教后,少女的淫肉变得更加成熟,甚至违背她的意念,在肉棒摧残下的反应,显得更加激烈,一步步的幻化成尽情宣泄欢愉蜜汁的淫荡肉体。

  步一面舒眼到流下了高兴的眼泪,一面对我猛烈的突刺回以淫秽的反应。蛇身般蜿蜒的柳腰不时扭动,黏糊滑溜的秘壶不停反覆着甜美收缩的动作。我陶醉在彻底淩辱美少女的淫欲中,肉棒一边穿刺着少女狭窄的肉裂,一边则持续不断的勃起膨胀。

  「呀啊呜……啊嗯……!好、好舒服……啊嗯……哈呜!老师……」

  我一边激烈地侵犯我美丽的肉奴,一边针对接下来的计划,不断在脑海里另行构思。

  这种天堂般的快乐生活,事实上也只不过剩下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而已。因为数学测睑的答案卷被窃的问题,在学校引起不小的骚动,再加上事发当天值班的我,背后被扣上职务疏失的罪名,校长最后还发布人事异动的公告,限我在这个学期内必须自动辞去现在的职务。

  表面上说是人事异动,听起来是很好听,但其实连聘用我的学校都还没决定好,所以这个残忍的处分,根本就等同将我从这所学校开除。虽然我很高兴掳濩了美丽的肉奴,但是相反的,我必须被迫从这所乐园中永远的放逐。

  向校长谄媚谗言,让我面临被迫辞去职务的人,是一名叫做早阪弥生的女老师。她是一个平时老爱打扮得像特种营业的老女人。由于她是二年级的学年主任,并担任生活指导长,所以乎时总是像只九宫乌般唠叨不休,经常监视举止怪异的我,并把我当成她的眼中钉。

  这个见猎心喜的女人,又怎么可能白白错失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见她使劲么喝挥舞着「驱逐涉井」的旗帜。

  拥有一对彷佛让人看了会呼吸困难的雄伟巨乳。全身散发出符合她这种成熟年龄的性感魅力,虽然她拥有天使的脸孔与魔鬼的身材,但是她那种老处女的性格,表明了就是我的头号天敌。

  「可恶……休想要我就这样坐以待毙,乖乖的辞去教职……」

  我一边从步的身后猛烈地侵犯着她的肉体,一边无意识地喃喃自语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到职务异动之前的这段期间,我一定要竭尽所能,尽情的淩辱那四名我从以前就看上眼的美少女!——在我心中燃烧着一股熊熊的淫虐火焰。当我瞧着眼前堕落成肉奴的步,让我不由得地认为,平时那个总是温文儒雅的自己是个极度愚蠢的人。只要我的手里握有足以威胁她们的把柄,就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办不到的。

  我想只要派这女孩做我的助手,无论什么样邪恶的计划似乎都能顺利进行。

  (那群臭丫头……等到时候成为了我的囊中物后,我一定要将她们调教成淫乱的肉奴!)

  我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猎物们的身影。

  水野明里……唯有象征这所学校的校园美女明里,才有资格接受我优秀的精子。

  藤原静音……对我可爱的表妹,我要将我当家庭教师时没有教导她的性教育,好好的灌输到她的脑袋里。

  冰川玲……对付那个傲慢无礼的千金大小姐,我要倾注平日对她的恨意,尽情的报复她。

  立花千秋……那名如洋娃娃般恬静的女孩子,如何叼着男人的肉棒难过到闷绝的模样,我一直都很想知道!

  由于我越想越觉得兴奋,便将狰狞的肉棒更加激动的顶入步的秘洞里,并抱起她纤细的柳腰,让她仰着上半身。

  「啊啊!老师!我不行了!啊呜!已、已经……不行了!」

  步突然放声大叫,我被她高亢的娇吟打断了思考,感到些微的不耐烦。于是便顺手将刚才剥下的小裤裤,揉成一团塞进她的樱桃小嘴。美少女的脸瞬间变得扭曲丑陋。

  「嗯嗯!嗯嗯呜……!」

  步含糊不清的呻吟,加上从彼此性器官相互交媾的部位所传出来的猥亵摩擦声,让我的听觉感到异常的满足。望着眼角泛着泪光的步难过的闷绝痴态,更加激起我的支配欲,不停推动腰部持续挖剐她的膣穴。

  或许是步的快感正冲上恍惚的颠峰,因此她泥泞般的肉壶变得越来越紧,像是发了疯似的紧紧夹住我的肉棒。

  「呜……咕哦哦……咕哦哦哦哦哦哦!」

  在这种彷佛被激烈擦出性感火花的猛烈刺激下,我也终于达到了忍耐的极限。就这样一把抓住步的臀肉,将我整根肉棒连同根部全都埋进她的膣内,尽情地灌入制造小宝宝的汁液。

  噗咻!咚噗!噗咻噗咻!咚噗咻噗咻噗咻噗咻!

  「啊啊……哈啊、哈啊、哈啊……呜呜……咕呼呜……」

  蠢动的肉棒不停哗啦哗啦的宣泄,大量的精液飞射到少女的膣内深处。

  我浸淫在激烈的宫能余韵中,一边邪恶的扭曲我发烫的脸颊,不怀好意的窃笑。

  (呵呵呵……等等吧、我可爱的淫肉洋娃娃们!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在黑暗的化学实验室里,步慌乱的喘息声反覆回荡在空气之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8.xyz/renqi/7175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