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画奴雅香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序章

偌大的工作室,一群学生们正忙东忙西的,有的正赶画,有的雕刻;有的调色,也有的搥头苦

思;这里的气氛很沉重,人们熙熙攘攘,来来往往,个个神情专注,忙来忙去,好像大战前的作

战準备一样。

我拿着手上的报到单,默默地步入工作室。

"新来的,你叫方金?",眼前这个戴着眼睛的老头就是何老师,我是美术学校的新生,而他是

我未来的指导老师。

何老师︰"你的师兄师姐们都在忙呢,下个月就要参加季展了,我这里每个学生都很认真的面对

这个展览会,你呢?你善长什幺?或者说你对什幺有兴趣?"

"我…我、我喜欢精细素描以及油画。"

何老师摘下眼睛,凝视着我,良久歎口气道︰"你真像他…"

我不解道︰"像谁?"

何老师没有解释,却走到一具三角架前,上面放着一幅用白布盖着的巨画,我跟着何老师来到

画前,抬头看上去,这幅画立在架上,比我还高上三个头吧。

何老师捏着布角,用力一掀,白布飘落地上,露出那幅巨画的真容。

同一时间,现场所有的师兄师姐们通通放下手边的工具,全都回头望着我们,

我赫然之间,感到天地全都灰暗下来,星月无光,一片深黑,唯有眼前的油画发射出万丈金光,

照亮着方圆百里。

周围闪烁出无数眼光,绿幽幽的双眼,一对一对,一齐凝视着我,不知道他们是在看我?还是

看画?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种被众人聚焦的感觉,真是不好受。

不过很快地,我的注意力也被那幅巨画吸引过去,那是一幅真人高的油画,画中是一名站立的

女子,她双手交迭负于身后,裸露的身躯油光光的,看起来真美。

我认出这是安格尔的画风,问道︰"这是老师您画的?"

何老师摇了摇头,说道︰"我学生画的,他是你的师兄,叫刘正诚…"

第一章

刘正诚的手掌连到指节全都是焦媒色的,但他不以为意,粗黑的手一下拿着炭笔在画布上经营;

一下又拾起白馒头的碎片,在画布上擦拭,十根指头灵活地穿梭在画架上,好不忙碌。

悉悉窣窣,精练的手,透过炭笔,迅速地在画布上勾勒出一个美妙的女体线条,画布前一名年

轻曼妙的少女,柔嫩赤裸的胴体正横亘床上。

他的心神都住宿于画上,一点淫邪的心思也没有。

取光、渐层、黑白、源影、图层、线条、力度,他满脑子的绘画构思。

为什幺?为什幺?他寻思着为什幺,画不出那种韵味来?思索到底却探不出个头儿,得来的叫

做烦恼!

他脸上的表情,从专注,渐渐变成了困惑,最后成为了烦躁。

画布前的模特儿,彷佛胶凝的木制人偶,一动不动地,就像一具没有生命的器具耐心地看着刘

正诚,一声不响。

啪!他手中的炭笔折断了’,焦躁的画师立即拿起第二支炭笔,啪!又断了,然后,啪!第三

支;第四支,他每画一笔就会折断一次,蓄积的情绪就像溃堤的黄河之水,终于爆发了!

怒从天上来,忿怒的黑手抬起无辜的画布,狠狠地将它撕裂开来,暴躁的脚一踹就踢翻了可怜的画架。

无助的调色盘、悲伤的炭笔;无辜的画布、可怜的画架,被暴怒的情绪一一屠戮殆尽。

年轻曼妙的少女横卧在床上,看着满地的狼藉,不发一语。

少女两腿交迭斜靠床背,一手撑在侧脸上,一手遮掩着乳头,婉如卧佛,白鹤般的脊樑挺着胸

脯,耸起青涩的乳房,昂着优美的玉颈,扬眉挺腰地望着画师,静静不语。

李雅香长长的髮丝随肩而落,一根根一丝丝的柔发如成熟的麦田般迎风摇舞,在灯光映照下犹

如金黄色麦穗的髮丝,活泼地摆动着,金穗之下的香肩沿着弯曲的侧腰,画出一道向下的优美深

壑;玲珑的体线,又向上画出曲劲的臀峰,沿峰而下是笔直圆润的大腿,整座美人山恬雅宁静地

横卧在床上,悠悠淡淡地俯瞰人间。

哔!哔!哔!哔!定时的钟錶响起。

刘正诚放下手中的炭笔问道︰"辛苦了,雅香!今天就到这里,接下来要赶去学校吧?"

"今天社团有指导课",雅香披起长袍遮掩住赤裸的肌肤,"小诚,你这地方该收一下吧"。

"是啊……哈哈,我老是这样,不好意思。"

刘正诚弯下腰收拾淩乱的画具,灯光反射下,忽然他看到了什幺?

"怎幺了?"

刘正诚捧起雅香的玉足,缓缓抬起。

他捧着少女的小脚在灯光下傻看,焦媒的手指轻轻在足趾上磨过,李雅香露出一抹浅笑,慢慢

将纤柔的足胫伸展开来,如雌鹿的小腿连着足踝伸直,刘正诚看着皮肤上的光晕,忽然明悟了真

理。

李雅香的皮肤一点也不白,但也不是黑色的,其实应该说是肤色较深,像成熟的稻麦混上明黄

的丝绸,调出的稠黄色。

虽然不是人说的美白色,可却透出了另一骨子的美,这是刘正诚先前没有把握到的,也是他苦

思不解的地方。

街上或电视上的时尚女孩,都会铺上白妆,给脸上抹着各种胭脂水粉,远远看去,脸上美白美

白的,可真近距离细看,就会发现那是一层厚厚的粉,像凝固的猪油。

那种白,俗言叫死人白或死白,古时走街串巷的江湖术士,遇上客人便会说︰"我看你印堂发

黑,面色苍白,必有灾厄…",是了!就是这种死苍白。

李雅香的肌肤,不白,相反较深黄,但也不黑,是一种透着光泽的稠黄色,在灯光下看着,就

像灵动的黄鱼,每片鳞甲都发亮发亮的,又像蓝海遨游的鱼豚,在阳光衬照下辉映出光鲜的色彩。

柔软的肌肉指压下,充满弹性地肉感,温暖了刘正诚的眼瞳,加上从大腿、小腿连到足趾,曲

劲有致的线条配生气十足的光泽,让他看到青春、朝气、阳光;让他感受到活力、生机、健康的气息,这就是他要找的"美"!

"我找到了,谢谢妳。"

"你今天有讨论会吧?先去,回来再收呗。"

刘正诚放下雅香的脚,继续收拾着画具,摇摇头道︰"我不善于应付老师啊。"

雅香穿好衣物,抬头看到用白布盖着的油画,跟着转头道︰"我在外面等你啊。"

隆轰轰!刘正诚发动好小摩托车,雅香小跑过去,突然在他侧脸吻了一唇,"这是今天的模特儿

费。"

看着傻眼的刘正诚,雅香笑道︰"我说你差不多该习惯了吧?",虽然每次,雅香给刘正诚当人

体模特儿后,都会吻一下他,但他直到现在仍会害羞。

美术教室。

何老师与一群学生围聚在一幅静物画前。

"小诚啊,我说你怎幺连画静物都这幺色啊?不会是积蓄了不少吧?"

一众学生听到何老师的评语,皆群起哄笑。

刘正诚低着头脸红的说不出话来。

周围的脸孔,各色各样,有讪笑、讥笑、嘲笑;有冷眼、有斜眼,也有同情的目光。

"咳!",何老师一声乾咳,让场面肃穆下来,他年迈而富有经验的手指,抵着画布,沿着笔触

的轮廓,划了一道弧线,喉咙发出低沉而神圣的声音道︰"你们看!"

"这样流畅的线条以及平整的纸面,这是一笔和成,你们谁人可不打草稿就做到这样?而且关键

在这一笔,画出了这个东西的神韵!"

众皆默而不语。

"这就是功力,小诚这作品值得你们学习效法,我给他九十七分。",此语一出,众皆惊哗不已,

有讚歎、有感歎;有羡慕,也有嫉妒。

刘正诚此刻耳根子都红透了,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一直木讷着默默点头。

就在气氛一凝之时,何老师却莞尔一笑道︰"不过你这个苹果,画得太像乳房了,年轻人积蓄多

了吧?呵呵~"

刘正诚想起早上,在小画室里让雅香当裸体模特儿的场面,脸上一羞,恨不得能立刻在地上钻

一个洞去。

叼着一根烟的赖狗子却在这时,冷笑道︰"积蓄不少是没错的,正因为他是处男嘛~这才是他创

作的泉源。"

赖狗子是农村来的,听说他娘生他的当晚,听到狗吠连连不止,于是他爹就给取名叫狗子。这

个赖狗子一头长髮束到脑后扎了一圈马尾,穿了一件黑色的细肩带内衬,腰上一圈皮带系了不少

雕刻工具,膝盖开洞的牛仔裤看起来很时髦,整体给人印象,就是一种颓靡的现代艺术风格。

何老师斜眼瞧着他说道︰"狗子!抽烟的话,请去能吸烟的地方,话说你是搞雕刻的吧?"

"明白",赖狗子朝门外走去,几个同学笑道︰"你又干什幺啦?",赖狗子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的模样道︰"嘿!我又惹他生气啦。"

赖狗子站在走廊,猛吸了一口烟,走廊对面传来阵阵吆喝声,他走了过去,一间教室牌上写

着︰"武术教室"

他口中吐出浓浓白雾;浓浓白雾又将他吞没,吐出,武术教室里面有许多人他们正在排成一列,

一个指导教练正站在他们面前。

指导教练︰"现在请你们的学姐来给你们示範一下,大家鼓掌。"

哗哗掌声中,出来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

李雅香穿着贴身的紧身装,那是一袭黑色的皮革衣,从脖子连到脚踝都包覆住,仅露出手脚的

肌肤。

她平分两腿,先迈出一个基本马步,接着侧身开出弓步横拳,反身侧踢、迴旋踢、肘击、连续

进步正拳,一招接着一招,道道刚劲,巍巍虎威,让人看得不禁叫好,果然是巾帼不让鬚眉。

指导教练︰"请你们学姐示範一下大绝招——十字压脚剪。"

两名学生分左右抬起木板,横放在半空中,李雅香笔直地站在木板前,小腿屈着,大腿缓缓抬

起,抬高,当大腿贴到肚皮时,小腿跟着伸直,直到足踝躺在她的脸上,这是站立姿势的一字马。

李雅香两手横向平放,令手足形成一个人体十字。

从后面看去,黑色皮革下的屁股,好似膨胀般往上翘起,顶住纤瘦柔软的腰支,让纤腰富有弹

性地挺直着;绕到侧面,修长弯曲的长腿紧贴着胴体,少女的胸部微微突起,形状就像鲜嫩的小

笼包,娇小而精緻。

健美的长腿高高抬起,黑色的皮革给拉得平平整整,透出一条闪闪亮白。腿根与股间连结处的

皮革,也给拉得犹如白纸般平滑。

李雅香凝神目视木板,就在这时,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腿根处夹起一道凹痕,那平整如白纸般的皮革,就像是被从中折过的页纸一样,留下一条微陷的皱纹。

一影惊鸿,风情万种。

"喝!"

女英雄的腿剪如虬龙腾雷般,顺势劈开木板。

指导教练︰"看到了吧,你们要好好练这招十字压脚剪…"

赖狗子也从头看到尾,不过他看的地方与别人不同,他那双猥亵的眼睛,一直盯着少女两腿之间,就连那腿间的折痕,他都紧盯不放。或许是他眼睛的声波太响亮了,李雅香也不自觉地朝走廊望去,两人就这样,恰好地四目相对一眼。

见到那下三烂的眼神,李雅香一双剑眉紧蹙,厌恶地别过脸去,瞧都不愿再瞧上一眼。

赖狗子踩灭地上的烟头,转身没入走廊的阴霾里,余下冷冷的半空中迴响着一句余音︰"有意思。"

第二章

小摩托车停在秘密画室门口,所谓秘密画室其实是隐藏在山区的一个废弃停车场,柏油路面上划设一格一格白色方格的停车位,不啻没有任何车辆停放,甚至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废弃物。

刘正诚用单薄的铝板加上一些废弃木材,搭了一间画室,虽小虽简陋,但却可以遮风避雨,左右各一个视窗,在窗棂外边用不锈钢装了防盗护栏,窗棂内边加百页扇遮蔽窥伺,大门是用简易的喇叭锁。

刘正诚停好小摩托车之后,俩人牵着手步入画室,"我把地上收一下,等会儿继续早上的画。"

"恩,你等我一会儿,我换个衣服。"

刘正诚一边收画具,一边擦地,忽然他眼睛一亮,拍自己一个脑袋,"真笨!"

"怎幺了?"

"早上我把上次调好的彩料,带去讨论会,忘了给拿回来。"

李雅香浅笑道︰ "那也不用打自己啊,你去拿回来就是了。"

"好,妳等我回来。"

男人走后,四周空寂无声,李雅香淡淡地走到盖着白布的油画架旁边,她掀下布盖,露出一幅真人般高的油画。画中一位女子站着,双手交迭负于身后,那是她自己,画中的人物正是——李雅香。

她小时候的名字叫李雅君,父亲训练她学武术,所以幼年起就像个男人婆,没有女人味,也不善于化妆打扮,所以一直没有男人追她,直到初中认识了刘正诚,她最记得,十六岁生日时,刘正诚画了一个真人高,摹她肖像的油画送她,送礼的时候说︰"以后叫妳雅香吧?这名字比雅君有女人味多了。"

从那时起,她就改名叫李雅香,俩人的关係深入发展,也为了这幅画,她决心要成为刘正诚心目中的女人。

葱玉般的手指在油画上细细滑过,嗦苏一声,皮革衣落在地上,光裸的女体伫于油画旁。

每当她练完拳又或心情不甯时,她就会看着小诚的画,那是一股难言的魔力,每次她的灵魂就像被吸入画中一样,在瞬间就能使心情平静下来。

遂后她便自告奋勇,成为了小诚的裸体模特儿,说也怪哉,英姿焕发的巾帼女,在当模特儿时,就变成了温驯的小猫,无论小诚要她摆出什幺姿势,她都能配合,也无论要画多久,她都能静静地维持着姿势。

而一向温柔内向的刘正诚,一旦拿起画笔,却会神威十足,甚会有如暴君般做出一些暴躁之事。

刘正诚会选择在这偏僻的地方建画室,也是有原因的。

那一年的夏天,炎热的炙阳让一切都充满着暑意,小俩口在租来的小公寓里作人体写生,因为口袋里的钞票不够,所以刘正诚没有装空调,也不敢告诉房东,他跟女友一起合租,因为势利眼的房东,一旦听说是合租,就会调涨房费。

人体写生的关係,雅香自然没有穿衣服,刚好房东在楼下吵着要他把垃圾拿出来倒,这栋破公寓必须住户将垃圾集中到一楼固定的地方,而清洁员会到固定的地方收垃圾。

因为小诚太专注了没听到房东在楼下的声音,直到房东上来敲门,才惊醒过来,他赶紧叫雅香先找地方躲,然后自己去给房东开门。

"不好意思,没听到你的声音,那个垃圾我自己拿下去就好了…"

"不是的,小诚啊…",房东是一个脸色饑黄,两颧凹陷的老头,头上都没几根毛了,"你房里还有一个旧柜子,那东西我不想要了,可我老头子一个人又搬不动,所以一直没处理,正好想到你在,就希望你跟我一起搬下去丢了呗。"

"哦,你是说后面那个旧木柜啊,好啊,我跟你一起搬吧。"

两人合力抬起柜子,刘正诚还觉得有点吃力,就这样合力搬到固定点等待清洁员来收。可刘正诚回去之后,却发觉不对劲了!

他唤了几次,都不见雅香回应,最后才想到,"雅香不会是躲到那个柜子里面吧?"

焦急的他沖到楼下,才发现柜子已给清洁员收走了,于是他打电话给清洁公司,得知所有垃圾都会集中到回收场,他紧赶慢赶地奔赴回收场。

没错!当时雅香正在当模特儿,她的心神沉入到至深的宁静之中,一

个熟悉的声音要她躲起来,她自然地走到后面的木柜子里,藏在里头。

回收场都是白天才开工,晚上是停工状态,一些拾荒者喜欢趁这个时机去捡便宜,清洁员将柜子扔一边后,也没有多管,直接就下班去了。

刘正诚赶到回收场时,只见几个拾荒者,围在地上烧垃圾煮水,还有几个拾荒者高兴地喊叫着。

那是一个令他十分惊悚的晚上。

一名袒露着胸部的裸女,在火光中央跳着豔舞。

他眼中见到一双修长的美腿舒展开来,各种的动作好不诱人,那柔软的腰支有如春柳,后弯、侧转、下腰反转都难不倒她,那轻婕的脚步彷似水蛇,在地上灵活的滑动。

"弯下去呀!",一名拾荒者喊着。

裸女两腿张开,身子后弯,两只手掌贴在地上,臀部向下涨去,肚皮向上突起,她的腰渐渐弯曲,像一只拉开的劲弓,逐寸逐寸地弯起。  

两腿之间的阴毛也跟着鬆开,腿根深处露出一块蛮头状的小肉丘,肉丘中间有一道沟壑,许多贪婪好色的拾荒者流着口水,聚在少女的跨下欣赏肉景,一边喊着︰"弯下去呀!"

从刘正诚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长长的黑髮像垂柳般,倒悬在半空之中,碗状的下巴露在上面,看不到下面的脸孔,胸部上一对微微突起的小笼包,正耸立起来。

几个生火的拾荒者不满着喊道︰"臭婊子!过来这里!"

少女闻声,身体反射性动作,那弹力奇佳的柳腰迅即弹起,一个后空翻,两只美丽的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8.xyz/lunli/7792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