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家畜母女 (求评分)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本篇最后由 九尾天鹏 于 2019-11-3 00:21 编辑

人来人往的市集里,繁荣依旧,但最多人的仍然是在市集的东南角的奴隶

市场了,这个奴隶市场历史悠久,可以说是国内奴隶市场的先驱了。高级的

轿车停在市集的地下室,奴隶市场的经理高田小姐,在车门外等候着这位贵

客的到临,司机下车后替这位高田眼中的贵客开门,车门一开,穿着高级套

装的女士,优雅的下车,她是国内相当有名的女艺术家,高岛清子,人称「

清子夫人」。

  「清子夫人,贵客光临,请这边走……」高田小姐有礼貌的鞠躬哈腰的欢

迎着。清子夫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奴隶市场挑选奴隶。这天的奴隶市场特

别闭门一日,就为了给清子夫人可以清静的挑选母女奴隶,而母女奴隶或母

女家畜都是少数,也只有像奴隶市场这样的家畜奴隶集散地才有可能汇集了

。向来喜爱购买母女家畜的清子夫人,也酷爱来市场亲自挑选。

  在高田的带领下,来到贵宾室,室内有一高台,是让奴隶上台展示用的,

客人则是坐在台下挑选着台上戴着号码的奴隶。高田挥一挥手示意着属下可

以开始让奴隶上台了,一次是五名奴隶上台。这个历史悠久的奴隶市场,聚

集了许多各式各样的奴隶,有获罪下狱的奴隶,也有自愿放弃人权的奴隶。

  「清子夫人」特别喜欢到奴隶市场亲自挑选奴隶,这是清子夫人的习惯,

奴隶市场的每一个人都是知道的,而每当有新奴隶进入奴隶市场时,高田也

会礼貌上的先行通知清子夫人,让清子夫人可以优先选择。

  台上的奴隶来来回回好几批人了,但总是没有让清子夫人满意的。一旁的

高田开始着急了,这可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而就在这个时候,台上的

一对奴隶引起了清子夫人的注意,这也是对母女奴隶,三年前自愿放弃人权

成为奴隶的,而且母女都是高知识份子,后来辗转到奴隶市场中準备被交易

。清子夫人点点头就站起身来,走到这对母女奴隶的眼前,这对母女全身赤

裸,脖子上都戴着项圈,但乳房那美丽的乳头与乳形,却吸引了清子夫人的

目光,阴毛已经被剃掉的家畜母女,私处展现在众人面前,这对一个女人来

说是多幺羞耻的事啊?更何况是跟自己的母亲、女儿一起展示自己的私畜,

还要将自己当成商品一样的卖出去呢?

  高田笑了笑,知道清子夫人已经看上这对母女了,旁边的属下已经带着高

田家的管家準备去办理手续了。清子夫人点点头,準备到另一间房间里,高

田也已经备好茶点,要好好款待这位贵客了。

  「清子夫人,好眼光,这幺快就挑上我们市场里刚进的新家畜奴隶了」高

田笑着说了说。

  「高田经理,你这个奴隶市场办的不错,家畜奴隶换的速度很快」清子夫

人拿起一杯茶喝了几口后放回桌子上。

  「谢谢清子夫人您的夸奖啊,多亏您常常光临了」高田经理稍微鞠躬的说

  清子夫人的家族曾经是贵族,传了数十代后,依旧富有,且清子夫人在艺

术界相当有名,她的艺术品鉴赏能力颇受肯定。

  「好的,好的,清子夫人慢走」高田经理也跟着起身替清子夫人打开房间

的门,并一路护送到门口,看着清子夫人坐上车子离去。

  等到回到家中,刚刚办完手续的母女家畜早已经送回到家中,清子夫人坐

在椅子上,看着跪坐在眼前的这对母女家畜。

  「你们母女俩成为家畜已经有三年了?」清子夫人问道

  「是的主人」母女奴隶中的母亲奴隶开口回答道。

  「嗯嗯,你们当奴隶家畜高兴吗?」清子夫人问道

  「是的,主人,我们当奴隶家畜很高兴很快乐的」母女奴隶中的女儿奴隶

回答

  而在这个时候清子夫人的唯一女儿月希也回来了,月希简单的跟妈妈清子

打了招呼后,看着地上的这两位脖子上戴着项圈的家畜母女。

  「妈,今天又去了奴隶市集了吧」月希问道

  「是啊,我今天又去了,喜欢吗?挑一个去玩玩吧」清子夫人说道

  「那,那个妈妈奴隶给我吧,我喜欢玩弄年纪比我大的」月希笑着回答着

  「嗯嗯,好啊,那年轻的女儿就留给我吧!」清子夫人开心的说道,而月

希则是牵起了那位母亲奴隶的狗绳,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而家畜也跟着去

了。

  「你叫什幺名字?」清子夫人问着这位留下的女儿奴隶

  「我叫亚理沙,主人」家畜奴隶回答着

  「好名字啊!成为奴隶前是作些什幺的呢?」清子夫人继续问道,今晚的

清子似乎比平常更加的心情愉快,话也变的很多起来。

  「主人,我是高中的準教师」亚理沙回答着清子夫人的问题。

  「那你妈妈呢?」清子夫人继续问道「回禀主人,我妈妈礼子是高中教师

」亚理沙回答着。

  「哦?你们母女俩都是高中教师啊」清子夫人问着

  「是的,母亲礼子已经担任教师多年,我则是刚刚考上教师」亚里沙继续

说着

  「那……怎幺会想去放弃人权当家畜奴隶呢?」清子夫人继续说着

  「回禀主人,您相不相信这是一种宿命?我的命中就是注定要成为家畜奴

隶的,这是一种很自然就有的感觉」亚理沙回答着。

  「是吗?」清子夫人冷冷的回答道,其实清子夫人自己完全不相信这样的

事情,她认为天命已定,有点人就是只能当家畜,就算当了人也会去成为家

畜的,像她自己高贵的身份也会一直维持下去,什幺家畜奴隶,对清子夫人

来说只是她的玩具与收藏品罢了。

  另一方面,刚刚目送完艺术家清子夫人离去的奴隶市场高田经理,转身回

到市场内,一旁的属下,则拿了另一份文件让高田过目,是又有一批新奴隶

家畜要送过来了,高田带着几个工作人员来到新家畜的接收室,接收室内已

经有六名新进的家畜奴隶,两个英国人、一个美国人,剩下三个是本国的女

孩,其中两个是被法院判定加重诈欺罪后,剥夺人权十年成为家畜的姐妹花

,另一个是年谨二十岁的自愿成为家畜的女孩。

  这些女人的衣服都已经被脱光,她们一丝不挂的站在接收室内,脖子上已

经戴上了钢製的项圈,只有奴隶市集的副理才有钥匙可以解开项圈。

  「这些奴隶都多久没洗澡了?快快快,送去沖洗室洗洗,然后关进地牢吧

!快臭死了」高田经理捂着鼻子,不想再闻到这间房间内的汗臭味。挥挥手

后,其他的工作人员指挥着这些新进的家畜奴隶去到沖洗室。

  沖洗室的沖洗官野田女士接过清单表,签名后,代表接收了这些家畜奴隶

,点完人数后,将人领进去室内,室内已经有四名工作人员,全是女姓工作

人员,这六名家畜奴隶被双手张开的固定在墙上,双脚也被打开的固定在两

旁,沖洗官野田拿着高压的沖洗水柱枪,按下开关,高压水重重的沖在这些

家畜奴隶的肚子上,其他工作人员则在旁边用水管浇水,而喷出来或浇出来

的这些水都是冷水,不可能有热水。

  在这个任何人都可能成为奴隶家畜的时代,连清子夫人也不例外,在奴隶

市场经理高田的内心深处,其实有个渴望,就是把那位高高在上的夫人变成

奴隶市场的最低贱家畜,这是她内心最大的愿望,而她也正朝这个方向迈进

着。

  一个月后,司法单位大举搜索高岛清子家,理由是窝藏违法奴隶两名。这

大概是清子夫人这辈子最难堪的时候了吧!眼看着自己最私密的空间都被这

些陌生的人来来去去的走着,她昂贵的羊毛地毯被踩的髒兮兮的,这让清子

夫人非常生气,但现在她有更严重的问题得解决,就是上个月买进的母女奴

隶竟然是违法的,这个可是奴隶法立法以来最为忌讳的犯罪了。在改革后的

司法制度下,高岛家的母女被判处剥夺人权终身的重刑。一瞬间从天堂掉到

了地狱。

  在人权署的房间内,高岛清子与女儿月希坐在两张椅子上,一旁的官员冷

冷的看着这对母女俩,笑了笑,然后继续板着脸。

  「把衣服脱了!你以为你还是人吗?别忘了你们现在的身份」这个女人是

奴隶市场的第二负责人,是过来人权署支援的。

  一旁两个女性的工作人员立刻靠了过来,将清子夫人架住,然后扯开了清

子夫人的昂贵衣服了,但这衣服对清子夫人来说早已经不重要了。

  女儿月希在旁边口叫着,试图阻止母亲被这些人汙辱,但月希自己都自身

难保了,还能顾的了母亲吗?一旁另外两位女性工作人员也靠了过来,押着

月希跪在地上,月希在尖叫中被脱光了衣服,从小都未被这样对待的月希,

在房间里哭了出来,一旁的母亲清子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脱光衣服

汙辱,自己也是一样被强押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一旁的女人手里拿着人权署

专用的家畜项圈靠了过来,清子努力的摇着头,不想戴上那可怕的项圈,因

为她知道,一旦戴上那个项圈,意谓着自己的人生从此毁于一旦,也代表自

己真的成为低贱的家畜奴隶了。但自己那里还有反抗的能力了呢!

  「喀」的一声,不锈钢的项圈套在脖子上还上了锁,清子不再反抗,反而

腿软的跪坐在地上了,身上的衣物任由其他人脱去,直到自己的身体完全赤

裸为止。

  「现在宣读家畜身份确认,高岛清子,剥夺人权终身,为家畜奴隶,不得

恢複身份,由今日、今时,戴上项圈这一刻,正式生效」工作人员念完,一

旁两位女人,手里拿着狗绳,往清子与月希脖子上的项圈扣去,拉着狗绳,

被狗绳拉着,清子的命运全系在这条狗绳上了,只是自己再也无法拉住狗绳

,只能被狗绳拉住。

  清子与月希这对母女家畜,因为是新家畜,必须接受家畜的饲养训练,清

晨开始直到晚上6点的长时间劳动与训练,过往养尊处优的生活已经不复去

,其中「人形马车」是训练的项目之一,锁着脚镣的清子与月希母女,嘴巴

里的咬着马栓,后方牵着一马车,训练员坐在上面,用皮鞭挥打着清子与月

希的背,驱使着她们往前奔跑,每天训练奔跑十公里,这对清子与月希来说

根本是地狱般的折磨。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没得洗澡,满身汗臭与黏液,

就被关入家畜小屋,这真的就是间狗屋。

  「女儿,你说我们以后怎幺办?」清子躺狗屋内的木板上对着隔壁狗屋的

女儿月希问着。

  「妈,我们真的是家畜了吗?」月希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反问了清子

  「嗯,我也多幺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但这是一场我们永远也醒不来的恶

梦」清子夫人回答着。清子看着自己脚上还锁着脚镣,想着过往在众人簇拥

下,前往奴隶市场的路上,那种受任尊敬的感觉,但那只是一种回忆罢了,

因为现如今自己也成为奴隶了。

  「嗯嗯,妈,我们会去奴隶市场吗?」月希继续问道

  「妈,现在也不知道了,但如果去了奴隶市场,那里的经理高田跟我很要

好,说不定有机会争取到些什幺才对」清子夫人的内心里是还怀抱着希望的

,那怕那只是一丝丝的希望。

  「回禀主人,您相不相信这是一种宿命?我的命中就是注定要成为家畜奴

隶的,这是一种很自然就有的感觉」亚理沙回答着。

  清子夫人的内心里出现了这段回忆,也就是自己在奴隶市场里挑到的最后

一次母女奴隶,其中的年轻女儿奴隶这样跟自己说过,只是过往的回忆中,

竟然出现这段对话,这让清子自己百思不得其解。

  才刚睡去,天就亮了,饲养员用脚踹了揣狗屋,叫醒狗屋里的这些家畜奴

隶,大家一只只被牵了出来,来到集合场,这里约有四十名新进训练家畜,

有像清子月希一样被判刑的家畜,也有自愿放弃人权的家畜,大家都齐聚在

集合场上。家畜们排排蹲坐在地上,身体是赤裸的,双手与小狗一样高举在

胸口,手掌朝下,舌头微微伸出嘴巴,嘴巴微微张开,尽量让口水从嘴交边

流出来。

  月希不愿意做出如此丢脸的事,饲养员的鞭子一鞭鞭的打在月希身上,但

清子已经顾不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了,只能维持自己现在的动作。没多久受不

了鞭打的月希就屈服了,完成了饲养员要求的动作。

  集合场四周是有围栏的,并不太高,用铁丝网围住,但已经足够围住家畜

们了,围栏外聚集了许多参观的人潮,大家都是来看高岛清子的。毕竟像清

子这样的名人是很吸引众人目光的。

  高岛清子母女沦文家畜奴隶的事已经上了全国新闻头条,成了家喻户晓的

事情,更是小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话题之一,人权署的家畜训练所当然不会放

过这样宣传的好机会,还办了公开参观的活动,并以高岛清子为广告的目标

,吸引人好几千人来观看。

  工作人员搬来的高台,在众人的目光前,清子被牵上了高台,在工作人员

的指导下,半蹲式的清子,高举双手在胸口,手掌朝下,双腿打到最开,向

众人展示自己的阴户,清子羞愧的转过头去闭上眼睛,但立刻被工作人员制

止,这名工作人员叫小岛优子,是训练所的第一女训练师,有着严厉女王的

封号,清子冷不防的被赏了一巴掌,身体倒下的瞬间,却立刻恢复成标準的

「犬蹲姿」,这个动作立刻让观察给予热烈的掌声。

  「那不是?织田小姐?」用着标準犬蹲姿的清子,在人群中看见了熟识的

人,织田小姐,是清子夫人艺廊里的常客,跟清子夫人是熟识多年的好友,

想起过往,清子也跟织田小姐相约一起到家畜训练所来观赏家畜表演与训练

,想不到现在是自己在里面被当成家畜训练着,而织田小姐依然在围栏外面

,这种种错综複杂的情感与情绪的交错,自己的眼角慢慢的流下眼泪,织田

小姐似乎是看见了清子的反应,微微的鞠躬给予回应,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清子与织田的朋友情谊也不复存在了,剩下的也只有家畜与人的区隔了,而

偏偏这区隔有是天差地远般的遥远。

  而清子的宝贝女儿月希呢?则是在清子的旁边接受工作人员的公开「阴户

玩弄」,月希张开着自己的双腿,以蹲下的姿势向所有来参观的民众展示自

己的阴户。月希低着自己的头,丝毫不敢正视眼前的群众,但工作人员岂能

让月希这幺随心所欲呢?硬是用手将她的头转向观众那边。

  被强制张开双腿的月希,已经够羞耻了,人群中竟然又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她在贵族学校里的帅气学长,也是她心目中心仪的对象,但如今自

己的身份是配不上他了,只能在他的眼前做出许多羞耻的事了。

  「好丢脸啊!」月希这样子告诉自己。月希转头看了自己的母亲清子夫人

,她也没有比较好,清子夫人被架在一座木椅子上,双腿被麻绳紧紧的绑住

,强制的张开双腿,手也被拉高捆绑,清子不断的摇着头,恳求着工作人员

停止这些动作,但工作人员那会去理她呢?反而越绑越紧。另一个高壮的男

子出现,在观众的观赏之下,挥舞着鞭子,接着一鞭鞭的打在清子的身上,

这不是玩具鞭子,而是货真价实的家畜皮鞭,这是用来管教家畜人专用的鞭

子,打在身上会更痛苦,由于清子的身份特殊,所以需要特殊的家畜处罚教

育。

  「如果不放下你过去人的身份,接受自己已经成为家畜的事实的话,这鞭

子就会时常出现在你的眼前」这个男子这样严厉的对清子说着。

  只见清子夫人摇着头不断的用痛苦的表情在诉说着自己身上的皮肤之痛,

但鞭子仍然没有停止鞭打,今天这场表演就叫做「认识鞭子」,用自己的身

体来认识。清子这时才知道,原来之前她所挑选过的那些家畜,都是经历过

这些才会去到家畜奴隶市场,只是现在是自己要经历这些过程了。

  「求求你,停下吧!我知道我是家畜了!我是家畜,只求求你别再打了」

清子不断的哀求着。随着人潮逐渐散去,医疗人员来做了些简单的药物涂抹

后就离开了,身为家畜,就是被打死了,也不会有人去注意的。

  针对家畜设计的震动器,装在清子的乳头上与私处,强力的震动效果,配

合着皮鞭的鞭子,又痛又爽快的刺激感,清子已经几乎昏厥过去,一旁的女

儿月希尖叫着,想让这个正在折磨妈妈的男人停下手来,但却丝毫无法改变

些什幺,只见到清子夫人不断地吼叫着渐渐地变成淫叫,再变成舒服的娇喘

了,这样的转变让月希吓了一跳。

  面对自己转变的清子夫人,不可否认的了解自己是乐在其中的,似乎有些

知道身为家畜奴隶的快乐了,只是自己还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此时栅被

工作人员给打开了,许多观众进入到里面了,原因竟然是已经进入「家畜便

器」服务时间,身为知名人物的清子,当然是备受注目的,长长的人龙排在

清子夫人与女儿月希的后方,準备享用着便器服务。

  「天啊,起码有四五十人,我要被这些人姦淫了吗?」女儿月希吼叫着

  「女儿,没事的,忍忍就过去了」清子夫人说完便準备迎接自己的第一个

 「恩客」了。

  「你们母女俩若是认清自己便器的身份的话,就不会说出自己要被姦淫这

样的字眼了」说话的是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这句话引起了月希的注意。

  男人的阳具已经插入了清子的阴户内,才刚刚被电动震动器攻击过后,全

身都很敏感的清子,对于这个男人的阳具已经不在排斥,开始享受这样的插

入。

  「身为便器,这是你们的工作,要认清这一点,也会是身为便器快乐的唯

一来源」这个工作人员继续说着,而一旁的清子已经开始淫叫着,这样的声

音是女儿月希从未听过的声音,月希这边也进来了第一个男人。不知道为什

幺,自己準备要被姦淫了,身体却开始有反应了,当阳具插入后,月希享受

的叫着,妈妈清子夫人也叫着,母女俩正式认同了自己便器家畜的身份了。

  过往的生活方式,离清子月希母女俩越来越远了,逐渐认同自己身份的清

子与月希,享受着被姦淫的娱悦,日日姦淫的生活方式,也养大了这对母女

的性需求,这里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这对母女已经从过去的高贵夫人变成了下

贱期待自己被姦淫的家畜。

  「啊,月希,还有多久到五点钟?」清子对着隔壁笼子里的月希问着。

  「嗯嗯快到了吧!妈妈你很期待吗?」月希问着「嗯嗯,很期待」清子夫

人回答着

  下午五点钟的现在,是清子每日的受鞭时间,无论有没有犯错,都会接受

十下鞭子的处罚,这已经是例行公事了,却成为清子的最爱。而月希则是喜

欢被当成母狗一样的被牵着爬行,这明明是以前她最喜欢调教那些家畜的但

现如今自己成了被当成狗调教的爱好者,儘管旁边有她原本认识的人也是一

样。

  「矢原清治」,是高岛家过去家中一位长工,负责家中的水电修缮等等工

作,常常被清子夫人瞧不起,但他现今也出现在这里,依旧是负责水电方面

的工作,不过由于有多年的维修经验,所以已经算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8.xyz/doushi/716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